中共十八大「勝利閉幕」了,權力「平穩交接」成功了。這次換屆,能帶來人們所盼望的變化嗎?

 

  胡錦濤代表十七屆中央向大會所作的政治報告已經作了回答。

 

  這篇報告長達三萬多字,但關鍵只有四十個字:「我們堅定不移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

 

  「老路」當然是指毛澤東那條普遍貧窮的社會主義。什麼是「邪路」呢?他說:「我們絕不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也就是說,「邪路」是指現代民主制度。至於他要堅定不移高舉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鄧小平所「設計」的:堅持一黨專政,壟斷全國經濟命脈,實行國家操控下的市場經濟。

 

  有人把中國這種制度叫作「權貴資本主義」,這是把中共估計得太低了。中共壟斷了全國經濟命脈,這是不折不扣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實行一黨專政,這是不折不扣的社會主義政治制度。在文化思想領域,罷黜百家,獨專「馬」術,也就是從馬克思主義起,經過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即江澤民主義),直到「科學發展觀」(即胡錦濤主義),共同構成中國意識形態的「主旋律」。凡與「主旋律」有異議者,一律封殺。包括政府總理溫家寶的講話中有些談到政治改革的話語,都逃不過被封殺的厄運。請問世界上有哪一種資本主義能專橫到這種程度?

 

  鄧小平所確立的「四項基本原則」,是地道的正統馬克思主義,也就是正統的共產主義,它是共產黨存身立命的根本。這個主義的致命弱點是窒息了人的活力,窒息了社會的活力。所以在二十世紀雖然風行一時,卻扼殺了實行這種主義的國家和政黨,也扼殺了這種主義自己。鄧小平的精明之處,是在「堅持四項原則」的前提下,引進了市場經濟,從而使陷於窒息的國民經濟得到了新鮮空氣而復蘇,並且創造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但中共根本不曾放棄「四項原則」,只不過把這四條繩索放鬆一點而已。其實這正是他們那種「改革開放」的實質,說穿了無非是鬆鬆綁罷了。經過一九九二年以來二十年的發展,特別是「國進民退」,社會主義繩索越發成為束縛國民經濟的桎梏。如今已經不是鬆鬆綁所能解決問題,而是必須打破社會主義的枷鎖,才能真正解放生產力了。然而打破這個枷鎖,也就意味着權貴集團失去對經濟資源的壟斷,而失去這種壟斷地位的共產黨,也就喪失了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它就成為漂浮在私有經濟海洋裡的一葉孤舟了,權貴們怎能實行真正的改革呢?

 

  「不改革,亡國;改革,亡黨。」這是近年來流行的一句話,表達了中共內部一些人的憂慮。其實這句話錯了。中國亡不了。亡的只是天怒人怨的統治者。統治者日暮途窮而又拒絕改革,只能在統治危機爆發中滅亡。所以應該是「不改革,亡黨。」如果主動改革呢,那就像台灣的國民黨一樣,從一個獨裁黨改成民主政黨,服從選民的抉擇:勝選就執政,敗選則全身而退,並未滅亡。原來在歐洲實行一黨專政的一些共產黨,改革以後,也沒有滅亡。如今許多希望中共實行真正的政治改革的人,無非也是這樣期待。然而中共十八大的政治路線,還是「堅定不移」走一黨專政的道路,這種頑固態度,實在使抱有善良願望的人們太失望了。

 

  使這種失望轉為憤怒的更表現在十八大的人事安排上。作為十八屆領導核心的七名政治局常委中,竟被塞進四個臭名昭著劣跡斑斑的敗類,而且其中有人得票明明少於「落選」的人,卻被塞到常委裡來了。這不但是對中國人民的嘲弄,而且也是中共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中共炮製的所謂「集中指導下的民主」和所謂「協商民主」框架內的「選舉」,本來就是騙人的,但還總有個自欺欺人的「多數票當選」來粉飾門面,如今連這種騙人的「多數票」都炮製不出來,也就是連自己都騙不了,還能騙人嗎?

 

  嗚呼!已經無恥到了這個地步,夫復何言?

 

  我們早就斷定:「十八大,沒戲!」那是說它不會出現令人欣慰或感到興奮的節目,無非是開會如儀,走走過場,平穩交班而已。誰知這個十八大在人事上竟演了這樣一齣令人噁心的醜劇,看來這個黨實在是扶不起來了。

 

  不過,話還是先別說絕,因為:

 

  第一,中國歷史的客觀進程已經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這是大勢所趨,非中共所能挽回。

 

  第二,必然性都通過偶然性才能實現。「蝴蝶效應」(蝴蝶搧動翅膀,通過骨牌效應,引起暴風雨)在社會生活中多有例証。

 

  第三,中共的事情具有「不可測性」,不按常理出牌是它的常規。

 

  世界上民主國家執政者換屆,是由選民決定下屆人選,所以各派都標新立異,以改變現狀為許諾。故新一屆將實行新政策。

 

  專制制度的換屆,是由老統治者挑選新統治者,他要求下一屆必須忠於自己,不得背離祖訓,所以新一屆只能走老路。但是如果歷史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呢?那就是爆發革命,改朝換代。如果統治集團內部有人「識時務者為俊傑」,那就可以通過某種形式的「政變」,來改弦更張,實行新政。這種「政變」有多種,可以是和平的,可以是暴力的,暴力可以是流血的,也可以是不流血的。其實改革就是一種和平的政變,因為要改革就必須由改革者掌權。如果有一種「改革」是權力結構紋絲不動,有權無權者皆大歡喜,那就不可能有實質上的改革。

 

  其實中共對政變是很在行的。遵義會議、延安整風,都是毛澤東走向權力頂峰的政變步驟。文化大革命更是他改組領導結構的系列政變。後來一九七六年的「粉碎四人幫」,是毛澤東之後為爭奪最高領導權而發生的一次未流血的暴力政變。一九七八年底,鄧小平通過十一屆三中全會取代華國鋒取得實權,實際上也是一次和平政變。到了一九八一年的十一屆六中全會,則把這種權力更迭,通過合法的形式圓滿實現了。六中全會選舉胡耀邦為中央主席(後改總書記),那不過是鄧小平的接班人。他的上台和下台,都是鄧小平說了算。鄧小平也和毛澤東一樣,先後通過兩次政變,把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搞下去了。

 

  政變是按常規出牌不能取勝時採用的非常手段,其目的和後果可以截然相反。取代華國鋒,為改革開放準備了領導班子。廢黜胡耀邦和趙紫陽,是老人幫為保衞權貴集團的特權而腰斬改革的倒行逆施。

 

  現在中國又面臨鄧小平路線山窮水盡的時候,也正是各種政治力量磨拳擦掌的時候。據傳薄熙來和他的後台已經在準備政變,把中國拉向一場新的文革。中共如果有眼光和膽識,本來應該在把他拿下之後,從政治上和組織上乘勝追擊,一舉粉碎這個極左反動集團的同伙和後台,並且沿著改革的道路繼續前進,把中國從鄧小平那條「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的盡頭拉出來,轉上憲政民主大道,回歸人類普世文明,這才是一條真正的民族復興之路。然而十七屆領導班子卻匆忙把薄熙來事件定性為「刑事犯罪」,草草收場。可見他們根本不想擺脫政治困境,而且在十八大政治報告中設下枷鎖,套在十八屆領導的脖子上,想讓新上台的班子和中國人民一道,繼續在「中國特色」裡煎熬。

 

  難道中國人民還要再忍受十年嗎?

 

  不會,不但老百姓不會那樣聽話,掌權者中間,也不可能一致。十八大班子本身就是一個極不和諧的群體,內鬥是壓不住也躲不過的,事情能不變嗎?只是變好還是變壞,一時還看不清罷了。

 

  對於這個新班子當中具體的人,我們現在不想評論,其中有人確有民望,有人卻民憤很深。得民心者能始終如一嗎?有民憤者能重新做人嗎?都很難說。事實勝於雄辯,反正他們全都會用自己的行動向歷史交出答卷。

 

  社會矛盾和黨內矛盾越來越尖銳,變化總會發生。我們只是希望它變好,不要變壞;希望前進,不要倒退;希望和平,不要暴力。

 

  讓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