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六日至七日,習近平與特朗普初次見面,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舉行了舉世矚目的中美峰會。習特會來去匆匆,但似乎頗為「成功」,兩位元首都對會談結果感到滿意。他們的交談時間很長,原定二十分鐘左右的兩場會見均被延長至兩三個小時,會談氣氛也不錯,表面看來二人言談甚歡,頗有相見恨晚之意。雖然峰會首日發生了美軍導彈襲擊敘利亞的插曲(這是特朗普的神來之筆,被廣泛解讀為具有撇清「通俄門」嫌疑、離間中俄關係、警告北朝鮮等「一箭三雕」之效),但會談氣氛未受影響,習近平並未按照與俄國在敘利亞問題上保持一致的既往口徑當面批評美國的動武行為(俄國譴責美國對敘利亞進行「侵略」)。據特朗普總統在媒體採訪時繪聲繪色的細節描述,習近平聽聞通報,只是沉默了十秒鐘,在向翻譯再次確認之後,便點頭對特朗普表示了「理解」。

 

  人們原以為習特會少不了言辭上的激烈交鋒和談判中的出招過招,結果卻是惺惺相惜、相敬如賓,不久前的惡語相向變成了峰會上的溫言軟語,令人頗感意外。但是,一派祥和的習特會卻沒有發表聯合聲明,也沒有簽署任何書面文件。事後,白宮公佈了一份包含八個方面共識的會談簡報,表明中美元首談到了朝鮮問題、敘利亞問題、雙邊貿易問題以及建立兩國間磋商的新對話框架,並達成了初步協議。中方沒有依循慣例公佈所謂「會晤成果清單」,官方媒體雖有「為未來五十年中美關係指明方向」的溢美之詞,卻對會談內幕秘而不宣。

 

  習近平不願公開炫耀會談「成果」,特朗普卻對習特會的「巨大進展」和兩位元首新建立的「極好交情」津津樂道,二者形成了鮮明對比。特朗普在回答《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我們兩人非常合得來,簡直是彼此欣賞」。在另一場記者會上,他主動談到了習近平,「你們知道,我真的喜歡並且尊重習近平主席。他很棒。我們在佛羅里達一起度過了很長時間。他是一位非常與眾不同的人。」特朗普似乎是把他原先對普京的激賞移到了習近平身上。

 

  大國領導人之間少有游離於國家關係之外的單純個人關係。特朗普不吝言詞誇讚習近平自非感情好惡所致,而是基於他對國際關係和地緣政治的一貫思路。在競選初期,特朗普曾這樣炮轟奧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永遠不要逼迫俄羅斯和中國聯合起來,而奧巴馬已經做到了這一點。」一年之後他又說:「我年輕時學習歷史,總是聽到一句話:永遠不要做任何能使俄羅斯和中國聯合起來的事情。瞧瞧,他們現在真的聯合起來了。他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走得這麼近。是我們逼迫他們走到了這一步。」那時候,他的想法是要從習近平的身邊拉走普京。但是,美國的輿情民意、歐洲的地緣格局、中東的美俄博弈,使得擬議中的美俄親善、聯俄制中難以達成,急劇惡化的朝核危機又繞不開一定程度的中美合作,於是,急功近利的特朗普總統轉了一圈,把打破不利於美國利益的美中俄大三角的突破口選在中國身上。習特會之後,習近平對「極好交情」作出回報,中國不再追隨俄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敘利亞決議上投否決票而改成了棄權票。

 

  但習近平不願意像特朗普那樣到處誇耀習特會的「成果」,倒並不是為了安撫心有戚戚的俄國,而是顧忌憤憤不平的朝鮮。習近平仍然希望給金正恩留台階──儘管金家政權從來不肯下台階,他想要盡量避免對朝鮮產生「背信棄義」、「背後捅刀子」的強刺激。此次習特會的「成功」,對於十九大之前亟待搞好中美關係的習近平和新官上任內外不順的特朗普來說,固然是難能可貴的外交成績,但對於金正恩,絕對是一個壞透了的壞消息。如果說習特會將在國際上改變些什麼,那麼,被改變的並不會是歷經半個世紀的歷史積澱,包含諸多深層次矛盾和結構性衝突,也包含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聯和戰略交融的中美關係大格局,也不是互不信任但互相利用、勾心鬥角但難以割捨的中美俄三角關係大框架。改變這些盤根錯節的深層關係談何容易,真正被改變的,將會是目前劍拔弩張、日漸惡化的中美朝互動格局。中國的對朝姿態,美國的對朝選項,必會因習特會而大有變異,至於朝鮮如何應對,是鋌而走險、魚死網破,還是服軟認輸、痛改前非,也必會與過去有所不同。

 

  據白宮簡報,中美元首「一致認為朝鮮的核計劃進入嚴重階段」,同意「加強合作迫使朝鮮放棄核武器」。種種跡象表明,習特二人在朝鮮問題上已經做成了某些「交易」,至少達成了一些重要默契──比如中美分飾紅臉、黑臉的角色。中美在朝鮮問題上的「交易」是一系列「交易」的合成結果。一度遭到特朗普公開挑戰的「一中政策」將不再成為中美貿易的籌碼,這是特朗普送給習近平的大禮;取而代之的是,中美貿易將成為解決朝鮮問題的籌碼,這是特朗普為中美關係埋下的地雷。特朗普向他的選民如此解釋他放棄競選承諾、撤回「中國是貨幣操縱國」的苦衷:「難道在他(指習近平)正同朝鮮溝通的時候,我應該用操縱貨幣的名義打擊他們?」「現在,我能怎麼做?在同中國一起解決一個更大的問題的時候,去同中國打貿易戰?」

 

  峰會剛結束,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宣佈:「如果他們能解決朝鮮問題,他們將會在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中得到更多對中國有利的東西。」就這樣,中美貿易的前景被綁在了接近失控的朝鮮核戰車上。中美關係的繩結、「貨幣操縱國」的帽子,似乎都掌握在金正恩的手上,這是一個既嚴肅、又滑稽的推論。在這個意義上,也可以說,正是金正恩不計後果的核武政策開闢了習特會的合作空間,為特朗普上台後充滿變數的中美關係的迅速挽回和改善作出了巨大貢獻,同時也為中美關係的未來發展留下了巨大隱患。問題在於,如果中國不能壓服朝鮮棄核,中美關係將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在中朝這一邊,因為張成澤、金正男相繼被殺害,朝鮮的「親中派」被持續數年的政治清洗一網打盡,中國已經失去了從內部改變朝鮮核政策的一切可靠渠道。如今的朝鮮是勸說無用、制裁無效,油鹽不進、軟硬不吃,習近平手上,也只剩下中朝貿易這一枚最後的籌碼。習特會之後,大批朝鮮運煤船被中國退貨遣返,中國國航的平壤航班被暫停,中國遊客訪朝受到嚴格限制。中國正試圖掐住朝鮮的金融與外貿脈搏,這不是聯合國制裁決議的要求,而是中方自行加碼的單方制裁。在美國啟動「其他選項」之前,中國的經濟制裁已是和平解決朝核危機的最後手段。顯然,這就是習特峰會的主要「成果」。

 

  四月二十日,特朗普總統對意大利總理真蒂洛尼說:「我認為習近平主席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二十一日,他又在推特上說:「中國完全掌控朝鮮的經濟生命線。儘管凡事不易,但只要他們想解決朝鮮問題,他們將會解決它。」就在同一天,朝中社發表《還好意思隨波逐流?》的社論,不點名批評「朝鮮的鄰國」。社論強調朝鮮不會棄核換經援,朝鮮核項目「絕非什麼交易品」,並且諷刺中國拿經濟制裁向美國誇口是「吹牛」。它警告中國,如果繼續追隨美國對付朝鮮,就要「對同朝鮮關係的災難性後果做好思想準備」,這等於宣佈中國將被列為美日韓之後第四個朝鮮核攻擊的瞄準對象國。這已經是兩個月來朝中社第二次抨擊中國,與此同時,多名中國外交官向朝鮮提出的會面要求均未獲回應。這可不是解決問題的跡象,而是反目成仇的節奏。看起來,習特會開出的藥方對朝鮮效果有限,和平解決朝核危機的最後努力只怕要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