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兵透出的玄機

──朱日和閱兵有感

(大陸)盛 言

  唐代大詩人白居易有詩句云:「山僧不解數甲子,一葉落知天下秋」。後世據此遂有「一葉知秋」的成語,用以比喻通過某些個別跡象,可以看到整個形勢的發展趨勢與結果。

 

  「統帥復活」元首至上

 

  在二○一七年中共的「八一建軍節」前夕,習近平以中共軍隊統帥的身份,身穿綠色迷彩服,在內蒙古訓練場朱日和基地檢閱了中共陸海空三軍。一萬二千名官兵,包括坦克、遠程導彈、噴氣戰機以及各種武器,齊刷刷的在主席台前穿過接受檢閱。除了習近平外,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委及江、胡兩朝元老,都未能出席,也沒有公眾觀禮,因而被評論者稱為是習近平的「獨角戲」。此舉顯然是為了突出習近平是國家「最高統帥」、國家「元首」乃至「導師、領袖」的最高地位和權力。不僅極具「中國特色」,在世界軍事史亦似前無古人。大陸《新華》,《人日》等官方媒體又將習此舉稱為「沙場點兵」,有點戰爭歇斯底里的味兒。

 

  由此便不難看出,當局正在向北韓的「一切以軍事工作為先,一切以軍事工作為重」的「先軍政治」靠攏看齊。更值得關注的是在此次閱兵中,習近平竟然要求軍隊官兵「永遠聽黨的話、跟黨走,黨指向哪裡、就打到哪裡。」全是毛年代的文革「口令」。習近平講話後,主持閱兵的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要求全軍牢記「領袖的囑託、統帥的號令」。這更是自毛澤東死亡後,「統帥」的稱號又一次重回到中國政治生活中。而正在播出的央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更是把習與毛平行;央視播放的軍隊專題部分,出現了「堅決聽習主席的話,做習主席的好戰士」的標語,這話正是文革時期崇拜毛的用語,只少了一句「讀毛主席的書」。一個用核武器武裝到牙齒的軍隊,如此大搞個人崇拜,元首至上,與當年毛澤東何其相似乃爾?實則是在向軍國主義大踏步地邁進,這絕非中國民眾之福,更是世界之禍。

 

  公然違憲以黨旗引領國旗

 

  中共經常以日本又要「復活軍國主義」,來淆亂是非嚇唬中國民眾。其實在民主憲政與多黨議會制的日本,軍隊早已國家化,而不是自民黨或任何哪個黨的「黨家軍」或黨衛軍,因而根本不存在產生軍國主義的基礎。換言之,在實行民主憲政和實現了軍隊國家化的國度裡,根本就沒有產生軍國主義的可能。軍國主義必須是在一個政治集團專權霸國,軍隊淪為該政治集團的工具和看家護院的打手的情況下,軍國主義才會應「劫」而生。而所謂「聽黨的話、跟黨走,黨指向哪裡、就打到哪裡」,則正是把本屬於國家的國防軍,變成了「黨家軍」、黨衛軍,成了為一黨私有,為黨效勞的打手和維護特權的工具。這才是產生軍國主義最「理想」的溫床!尤其「黨指向哪裡、就打到哪裡」更是既荒唐又可怕。此說若能成立,豈不是執政黨如果「指」向愛國學生,「指」向市民群眾,國家的軍隊就要向學生和市民開「打」嗎?八九年六‧四之夜正是這樣。生活在民主二十一世紀的人竟在國家的閱兵儀式上說出這樣的昏話、胡話,使人不知道中國是不是正在向「大清盛世」倒退而去。正如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指出的:「中國也是一個軍國主義國家。不過正經的軍國主義是對外的,中國特殊,只對內,所謂『窩裡橫』是也」。近日史先生也因此言而遭整肅被免職。

 

  在這次朱日和閱兵式上,行列中出現了三面旗幟,其中中共黨旗竟然大模大樣地領先於國旗。而接下來護旗方隊乘車接受檢閱,軍人舉著三面旗幟,同樣鐮斧黨旗在前,五星國旗居中,軍旗在後。據說這是為了彰顯中共黨指揮槍,軍隊忠於黨,反對軍隊國家化的原則。好像滿有道理,底氣十足。但中南海諸公應該知道,你們自己制定有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其中第十五條明文規定:「列隊舉持國旗和其他旗幟行進時,國旗應當在其他旗幟之前。」這可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並非海外哪個「敵對勢力」要來干涉你的「內政」。如今你們這樣作,叫不叫違法?而「習總」上台後又一再強調「依法治國」,卻竟在這樣光天化日之下悍然作如此違法之舉。事前有法不依,事後無任何糾正檢討,反而利用某些御用文人非正式的回應稱,此一作法等於回覆了「軍隊國家化的呼聲」,意即國從屬於黨,黨大於法,就要這樣,爾能其奈我何?如此霸道,如此蠻不講理,只能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硬道理」了。

 

  「人民軍隊光榮史」謊話連篇

 

  硬把黨衛軍稱為人民的軍隊,已令人忍俊不禁。此次閱兵更大談其「光榮史」,盛讚「人民軍隊」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以及「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建立的「卓著功勳」,不過稍具歷史知識的人只能嗤之以鼻。下面不妨讓歷史的事實來作個鑒證:

 

  一九二九年七月,中華民國政府試圖廢除滿清與列強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張學良宣佈收回蘇聯控制的中東鐵路路權。蘇聯「紅軍」因此入侵中國東北,擊敗東北軍,不僅維持了對中東路的控制,還強佔了黑龍江上的黑瞎子島,史稱「中東路事件」。當此外敵入侵時,中共不僅沒有譴責侵略者,反而發表宣言抨擊國民黨「向蘇聯進攻」,呼籲「擁護工人階級的祖國蘇聯」,甚至喊出「武裝保衛蘇聯」的賣國口號。共產國際因此事把中共稱為「國際主義的模範」,這難道就是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作出的貢獻嗎?

 

  八年抗戰開始後,中共名義上服從在重慶的國民政府為中央領導,實則在延安武裝割據以「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來謀求坐大。根據曾任毛澤東秘書李銳編著的《廬山會議實錄》所載,毛澤東在一九五九年的廬山會議上對中共在抗戰時期的策略作了相當露骨的概括。毛澤東回顧說:「一些同志認為日本佔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內有國,蔣、日、我,三國志。」毛澤東不僅這樣說,更是言行一致。在整個八年抗戰中,中國國民政府軍和日本軍隊總計有大會戰二十二次、大型戰役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小型戰鬥三萬八千九百三十一次,其中二百多位將領捐軀、傷亡官兵高達三百二十二萬多人。而中共方面除了彭德懷發動的「百團大戰」可以算得上是一次大型戰役外,所謂平型關大捷只能算得上是一場伏擊遭遇戰,此外實在是乏善可陳。共軍將領除了左權犧牲外,個個平安無恙。八年中日戰爭中,死於國軍之手的日本軍人為三十一萬八千八百八十三人,死於共軍手下僅八百五十一人。二者根本無法相比──這是日本靖國神社統計的在華陣亡人員數字,有名、有姓、有年齡、家鄉、部隊、陣亡地點。這就是中共所謂的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所建立的「卓著功勳」麼!?

 

  抗戰一結束,中共便迫不及待地發動內戰。當它完全統治大陸後,這支所謂「人民的軍隊」更是不斷鎮壓西藏、新疆、彝、回等少數民族對專制當局的反抗。直到一九八九年「六‧四」竟公然用衝鋒槍和坦克血腥鎮壓要求當局制止腐敗的愛國學生和市民,一手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慘案,忠實地扮演了一個為共黨看家護院當打手的角色。這難道就是為「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建立的「卓著功勳」?

 

  這次朱日和閱兵的氣氛奇詭,當前相關當局對媒體、網絡不斷加強監控、打壓,以至文字冤獄及因言獲罪者與日俱增,甚至對正直不阿的律師也痛下殺手來看,人們不難「見微知著」地發現:目前中共當局已經是鐵了心要死抱著毛澤東依靠槍杆、筆桿「兩杆子」來維護獨裁專制政權的「老皇曆」不放,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是隨著中共經濟實力的「崛起」,這個政權更在加速步伐,走向法西斯軍國主義化的不歸之路。

 

二○一七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