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買家有定價權」不適用於中國

張 堅

  原油第一買家就有定價權?

 

  根據路透社報道,中國今年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上半年中國平均進口量為八百五十五萬桶/日,美國則為八百一十二萬桶/日,這個趨勢料將持續下去。因此,國際輿論都認為,中國將佔據國際油市的主導地位。國內輿論對此也歡欣鼓舞進而斷言:以後國際油價將由中國定了。

 

  按市場法則來說,商品價格由市場供求關係來決定。現在世界原油市場是買方市場,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原油進口國,掌握國際油市的定價權在市場經濟體制下幾乎是天經地義的。退一步說,即使處於賣方市場,作為市場的大買家,也應該有一定的討價還價權利,擁有部分的定價權。再退一步,不管是買方市場還是賣方市場,長期以來中國作為第二大買家,也有一定的市場定價權。這是無須誰批准的,市場交易中自然會形成的。

 

  可是,之前中國非但一直沒有國際原油市場的定價權,而且作為許多大宗商品的世界第一大買家,在國際市場上都不掌握定價權。

 

  鐵礦第一買家沒有定價權

 

  中國長期作為世界鐵礦石的最大買家,且中國又是世界稀土的最大賣家,解剖這兩個市場可以看出,為什麼最大買家或最大賣家不一定是天然的市場定價權掌握者。

 

  二○○八年國際金融危機以後,鋼鐵行業生產普遍萎縮,只有中國鋼鐵業在政府財政的強刺激下,依然對進口鐵礦石需求頗殷。代表中國大型國有鋼企利益的、由原中國國家冶金部改組成的中國鋼鐵協會,滿心以為這次與世界三大鐵礦供應商談判,比上年殺價百分之四十至四十五是沒問題的。沒想到三大鐵礦供應商已經與韓日簽訂了降價百分之三十三的年度供貨合同,要中國同樣接受。中國鋼協自恃是世界第一大客戶,斷然拒絕。

 

  「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問題不在日韓鋼企,甚至不在三大礦石供應商已經掌握中方鋼鐵業狀況;問題是已有中資三十多家中小鋼企和三大鐵礦石企業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達成長期協議。這三十多家鋼企和淡水河谷達成的進貨量大約為五千萬噸,而上一年淡水河谷出口到中國的鐵礦石也不過是八千五百萬噸左右。

 

  那三十多家中國中小鋼企為什麼不與中國大型鋼企「抱團而上」呢?中小鋼企與國內那些大企業一不共享利益,二無共同「敵人」。長期以來中鋼協只代表國內少數鋼企巨頭,進口鐵礦石實行許可證制度,事實上歸少數國字號鋼企壟斷。在鐵礦石和鋼鐵業景氣之時,民營鋼企只能吃到經「壟斷加價」後的「二手糧」。現在中小鋼企遵守的是市場法則──誰家的貨好、價格低,就用誰的。國外的鐵礦石供應商,只是交易對手,而不是需要團結一致對付的「民族敵人」。在市場經濟社會中,市場的主體是企業,而不是國家。

 

  稀土第一賣家成政府斂財渠道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期中國稀土無序開採,致使稀土資源開採的當地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另一方面,由於稀土的無序濫採造成出口的惡性競爭,稀土的國際價格當時等同於黃土、白菜。於是,中國政府出手干預了。在國家工信部的主導下,組建了幾個大型國企集團稀土專營,基本形成以大型國企為主導的稀土行業格局。

 

  這樣,稀土業的亂採低價現象是可以制止了,但是其「壟斷價格」和企業的低效幾無可能避免,而且其它即使有資質有能力開採稀土礦的企業,只要不在那幾個專營國企集團內,也不能繼續經營下去,除非他們從有專營權的國企手中轉包。於是,專營的權利必然變成「尋租」的權力。

 

  由於原來稀土的基礎價格已經弄成「白菜價」,專營國企集團不花什麼大力氣,稍稍抬高價格就能賺到壟斷利潤,這個價格仍然是不高的。於是中國政府再次直接出面,政府徵收出口稅和減少出口配額,稀土的國際價格立馬得到提高。中國政府賺到了一些錢,並且取得了外交利益,二○一○年對日本稀土礦實行禁運。

 

  哪知此舉受到了世界貿易組織WTO裁決,判中國違規。其實,WTO根本不來管任何商品在市場上賣什麼價格,它管的是,中國徵收稀土出口稅和出口配額,這明顯違反WTO的相關規定和中國自己入世時的承諾。

 

  照理,稀土礦是中國的主權財富,而開採商更不能在開採過程中破壞生態環境。因此開採商在開採之前要付出相應的對價,取得開採權。如果能夠這樣做,稀土礦在市場上決不會賣到「白菜價」。

 

  之前亂開採稀土礦,是所有開採商在偷盜中國國民的主權財富以及破壞中國的生態環境;之後中國政府指定幾家大型國企專營開採稀土,其實就是政府與這幾家專營國企合夥在偷盜國民財富,博取超經濟的高額利潤。

 

  國企佔統治地位就無市場機制

 

  事實證明,中國政府始終與大型國有企業穿「連襠褲」,利益密切得很。

 

  中國現在擁有原油進口權的企業很多,這些企業不可能是鐵板一塊,因而很容易被有著豐富國際市場經驗的世界石油巨頭輕鬆的各個擊破,維持著有利於供應商的原油價格。然而,中國各原油進口商能否抱團統一價格與國際石油天然氣供應商談判呢?別說這樣非市場的做法不會為國際市場接受,而且這樣做恐怕也容易被對手攻破。

 

  不能以行政手段去抱團統一中國原油進口商在國際市場上的要價,也就是說,中國進口原油不能構成一個有機的大買家,中國各原油進口商不能由市場形成一個統一要價。只有國內企業間形成一個平等的市場關係,才能形成真正的市場價格在國際市場上去討價還價。

 

  去年年底正式運行的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原本應該是形成這麼一個市場統一價格的最好平台。雖然大小企業、國有非國有企業、有進口權沒進口權企業都可以參與這個交易平台,可是這個平台為中國最大的三家石油國企──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控制,他們在自身實力基礎上再得到政府的強力支持,能與其它企業一律平等嗎?這樣非公開公正公平交易出來的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價格指數,能得到國際市場的認可嗎?

 

  一黨專政把國企看作是自己的命根子,今天中國的經濟改革,除了觸動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國有企業,已經沒有任何其它空間。而國有企業本質上與市場經濟不相容,在中國各原油進口商間不能由市場形成一個合理的價格,即使中國作為世界原油第一大買家,又能依憑什麼去掌握國際油市的定價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