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進入民主運動新階段

林保華

  八月二十日,這個本來沒有什麼特別意義的日子,成千上萬香港市民卻走上街頭,抗議香港上訴庭對十六位良心犯的追殺判決,上街人數是雨傘運動以來最多的,主辦方面與警方都遠遠估計不足。民眾十分踴躍捐款,因為是拿來支援這些良心犯的。

 

  雨傘運動之後最大規模遊行

 

  這是大團結的場面,不但非建制派的各個派系都參與,老中青也都參與,而且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家長也出面,毫不畏懼的支持自己的子女參與被判刑的「非法」運動,這是過去所不容易見到的。

 

  司法獨立是香港成功的要素,也是北京最恨之入骨的香港核心價值。因此在北京與港共的操弄下,從去年到今年,拔除了六位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還要追討他們任職期間的薪資以及政府津貼的助理薪資及辦公費用;對因為維護小販而與警察衝突丟擲樹枝瓶子的旺角騷亂參與者控以「暴動」的嚇人罪名而判以重刑。

 

  八月中旬,上訴庭更是推翻以前的判決,判處十三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方案的社運工作者,以及領導雨傘運動的三位學生領袖。他們在一審時已經作出社會服務的判決,也已經做完。然而梁振英的愛將、律政司司長卻「黨血來潮」,嫌判決太輕而要求重審,上訴庭法官改為重判。

 

  雨傘運動是三年前的事情,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為討好地產商的把戲,因為被指官商勾結被第二任特首曾蔭權擱置,梁振英上任再度重啟引發市民不滿,學生要衝入立法會為原住民發聲,居然被控「暴力」。現在北京與港共要打擊的並非政治犯而已,只要膽敢阻擋他們財路的,一律判刑,以便引發寒蟬效應而可以使他們為所欲為。而且實際上後面還有一長串等候判決準備入獄的政治犯,從而將香港活躍的年輕異見人士一網打盡。

 

  一些法官與律師公會居然還認同這是「司法獨立」,沒有政治力介入。不過也有一些建制派人士看不過眼提出批評,尤其針對年輕人的過重判決。現在成千上萬人上街,以實際行動來「陪審」,裁決這是對香港司法獨立的踐踏!

 

  國家運用專政工具對付香港

 

  在中國政府機構編寫的詞典裡,對「國家」下了這樣的定義:「階級統治的工具,是統治階級對被統治階級實行專政的暴力組織,主要由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組成。」只要明白這一點,就會明白北京為何要強調「一國」大於「兩制」,「兩制」要服從「一國」。那就是要行使國家對香港民眾的「專政」職能。香港市民比一些政治人物更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即使在泛民圈子裡有妥協氣氛的時候,他們還是站出來,對中共踐踏香港司法的黑手大聲說「不」,也驚醒那些糊塗的政治人物(別有用心者例外)。

 

  這場運動表明香港的民主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第一,北京的如意算盤是通過司法手段來證明迫害的正當性,甚至還有香港大律師公會與香港律師會發表聲明的加持,「證明」宣判沒有政治力的介入。然而香港民眾不吃這一套,沒有迷信這些「權威」,清醒的看出中共的政治黑手與認識到香港的司法危機,因而挺身而出,本來低迷的政治形勢被中共自己再度激活。獨裁者常常估錯形勢,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又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政治追殺促使非建制派團結

 

  第二,香港非建制派的三個組成部分是泛民、自決、本土三派,各有各的算盤,因此彼此難於協調合作。在港獨議員被拔除與本土派被判刑時,有些泛民忙於切割。然而中共所反對的並非只是港獨,而是包含整個民主派,因此繼續追殺,自決派不保,泛民也遭殃,即使是所謂「大中華膠」也難逃「血濃於水」的中共的追殺。形勢逼迫著三個派別要團結起來,共同對敵,哪怕還不能解決彼此的所有矛盾,然而總應該分清「敵我友」了。

 

  第三,香港的民主派還缺乏真正的歷練。九七前的英國統治,當然不會對民主派進行迫害,甚至還有共同的「拒共」目標。九七後,中共礙於「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對異議人士即使充滿心頭之恨,表面上還要裝出有容乃大的「一國兩制」。如今中國經濟崛起,不必再對港資低聲下氣,連西方國家都對中共畏懼三分,小小的香港怎麼會放在他們的眼裡?即使要「保護」香港,也只是因為還有集資中心與洗錢中心的地位可以利用。因此民主派現在才開始嚐到中共的鐵窗風味,或者其他迫害手法。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認識到民主不是賜予的。

 

  第四,香港終於出現第一批政治犯,這是年輕的政治犯。為什麼第一批政治犯落在香港年輕人頭上?這正好說明在政治問題上的世代鴻溝。如果說在非建制派內部,這個鴻溝可以逐漸填平,或者不那樣深的話,在與中共的世代鴻溝上就不但無法填平,甚至越來越深,因為中國正在朝越來越個人獨裁與軍事法西斯化邁進,這是年輕世代所完全無法接受的。經過這次判決,毫無疑義,會促使更多年輕人的覺醒,讓本土意識在年輕人中紮根更深。

 

  中港的世代鴻溝無法填平

 

  觀察目前的香港形勢,不能只看眼前,只看香港。在自然規律上,香港年輕人遠勝於中共的紅二代、紅三代,不但在年紀方面,在人格與意志力上,中共的「紅色家族」已經淪為腐朽的八旗子弟,將不是香港年輕人的對手。香港年輕人要善用團結工農商學警的策略,善於拓展國際空間,而且要相信中國內部也一定會發生變化,即使未來還會面臨更加險惡的政治情勢,但是民主人權的世界潮流是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的。套用過去中共的政治術語: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