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看台灣,大陸何處去?

憤 老

  共用單車和博愛座

 

  八月,作者有便去台灣看了看。這是作者初次赴台觀光。年紀大了,日月潭風光已無力跋涉領略,就只是看看市容和幾處紀念性的地方,為的是瞭解台灣。

 

  一出台北松山機場,立馬就看到了一道光鮮風景:排列得整整齊齊的共用單車!記得大陸有說那是他們去年以來的新四大發明之一,原來台灣居然也有。驚問開計程車的司機,說早已有了五、六年了。然而,兩岸不同的是,台北的共用單車無一處不是排列得整整齊齊,絕無大陸屢見不絕的亂停亂放以至故意和惡意破壞丟棄!我留意觀察有沒有人看管,結果是沒有,再一打聽,台灣的共用單車不僅收費低廉,而且不要押金!

 

  我乘坐了十來次台灣的捷運地鐵,初一看,除了車廂比上海地鐵為寬,座位較多,其他似乎也差不多,車廂裡也有專供老弱病殘孕的專座,他們稱之為「博愛座」。但我不久就發現了一個最大的不同:那些博愛座,雖然寫著平常人也可以坐,只須見老弱病殘孕就讓,但經常是平常人寧願站著也不佔博愛座。有兩次,我進車廂,博愛座倒是有人坐者,但坐者立即就起身讓位,還說了聲「對不起」。這與上海地鐵的情形就大相徑庭了。那裡的優先座被非老弱病殘孕佔滿,而讓座者卻極少,倒不時聽聞有為了座位打起來,甚至出了人命的。

 

  還有共用雨傘,隨處可見,不收押金,不需手續,不要使用費,隨處取用,雨停了隨處留放就是。由此可以猜想大概很少用後不還佔為己有的吧。但在上海,那是要收押金的;原先也不收,但不久幾乎都有去無回了。

 

  上海的銀行都有VIP專享特權,存款多的可以優先被服務,常引來些嘖嘖煩言。我在台灣也看了看銀行,恰恰就沒見有這樣的專享特權,客戶都是平等的,憑什麼錢多就優先?

 

  整齊的共用單車、空著的博愛座、共用雨傘,以及沒有VIP專享的銀行……,我似乎實地目睹了台灣人的素質、理念和社會準則。無疑,台灣肯定也有小偷,也有搶劫,也有詐騙,也有強暴,也有吸毒,甚至也有黑幫,這是任何社會都有的渣滓,多寡而已。但我所到之處,除了機場,馬路上竟沒有見到一個員警,也極少見到探頭,地鐵沒有安檢(僅機場有),可見台灣治安民生甚好,渣滓並沒有氾濫。這又與上海大街小巷之到處探頭,乘地鐵每次也要安檢,還常常要查驗身份證截然不同。後者反映的其實是社會的不安與墮落。

 

  誠品書店陳列習氏著作

 

  我凡到一地,書店是必去之地。到台灣,誠品書店當然必去,這是台北最大的書店,設施一流,服務周到自不必說。我特別注意到書店裡諸如《習近平治國理政》(封面赫然印有習氏頭像)之類的大陸共產黨宣傳書刊堂而皇之陳列在售──不過我沒看見有人買。大陸的簡體字出版物也於顯眼處專櫃陳列,與台港的正體字出版物同樣琳琅滿目。我其實早就聽說過,這次是親眼所見。反觀大陸,不是說「改革開放」嗎?怎麼連中共自己的高級官員如李銳的著作也不許出版,不許從香港帶入(見《爭鳴》)的連載)?「開放」了什麼?

 

  在計程車上和在餐廳裡與台灣人閒聊,政治觀點各有不同,無論藍綠,無論褒貶蔣蔡,無論褒貶大陸,都是信口說來,毋須顧忌。這又與大陸的不准「妄議中央」截然不同。但我沒有聽見有說擁護共產黨,願意大陸接管台灣的。幾乎一致的聲音是台海各自一邊,互不干涉,什麼九二共識,什麼台獨,他們全都不感興趣。至於所謂大陸武力攻台,我特別提起,但沒有一個人當回事,引不起話頭。

 

  我想,這就是台灣的民主政治吧。

 

  以民主倫理科學治國

 

  五天時間有限,管中窺豹,眼見是實。但這樣的素質、理念和社會價值觀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大陸人沒有?

 

  在中正紀念堂,我找到了答案。

 

  中正紀念堂,就是紀念已故蔣公的一處所在,核心是一座蔣公坐像,並有兩個禮兵分列左右。坐像身後有一堵牆,牆上鐫刻著六個大字:民主,倫理,科學。每一詞之下還有蔣公的解釋(小一號字)。按中國傳統,民主居中為首要,倫理在左,左為上;科學在右,就是說倫理位於科學之上。

 

  計程車司機告訴我,台灣的許多路名,都包含倫理的意義,例如忠孝、信義、仁愛等等。路名本也只是路名而已,但如此起名,可見政府注重這些價值觀,潛移默化,也真是匠心了。

 

  什麼是倫理?從細微的做人基本行為準則,直到國家民族的氣節,都包含在倫理概念之中。中正紀念堂「倫理」大字之下,小字鐫刻的蔣公的解釋是:「倫理:我們為了充實生命的意義,進而至於國族的繁榮發展,所以要以倫理來實踐民族主義。」蔣公是把倫理道德提高到了生命的意義、國家民族的繁榮發展、「復興民族文化」的高度來認識和推動,這與當年孔子著春秋制六禮是同樣的出發點。這就無怪乎台灣民眾有如此自覺的倫理道德素養,無怪乎中華文化之根是在台灣。

 

  有了這樣的倫理思想,君輕民重(此處只是借用孟子的用語)的民主理念,提倡科學的實幹精神就是自然的理念。民主、倫理和科學三位一體,造就了台灣今日的文明。

 

  大陸何處去?

 

  在台灣五天,無論走到哪裡,無論在路上還是在賓館,我還是時時想著大陸:中共十九大在即,大陸會走向哪裡?

 

  現今的大陸,毫無疑問,最大的問題不是經濟、資源、污染等等,而是大陸倫理道德的崩潰,其根子則在於中共貪腐集團,在於這個集團與生俱來的邪惡本性。專制獨裁,貪腐掠奪,實則都根植於中共從來就沒有人類的基本倫理道德,唯有其邪惡本性。

 

  中共的建黨造反與洪秀全楊秀清的「太平天國」如出一轍。秦暴虐,乃有陳勝吳廣斬木為兵;明末大饑荒,乃有李自成張獻忠揭竿為旗。而洪楊則純屬叛亂,因為是時的道咸時期,雖然已不是康乾,社會並非民不聊生。洪秀全是五次考秀才不中,才利用當時兩廣客家之間的矛盾,借著梁發的基督小冊子,妖言惑眾,鋌而走險,搶江山,圖龍位。共黨的起事恰是一模一樣!事實是其時的民國社會,並無潰爛,倒是其時資本主義日益發展,封建地主衰敗沒落。請注意,中共當時的那些領袖包括毛周,大多出身於沒落的、喪家的地富階層,他們苦於現狀而又不甘被淘汰,乃在「十月革命的炮聲」即俄共煽動與豢養下「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毛皇帝發跡了,但老百姓卻遇上了又一次紅羊(洪楊)劫。他們搶得江山就劫財富,當上教主就反倫理(人類普遍的道德規範),如此大破壞,正與台灣以民主倫理科學立國相背相反,則結果怎會不是一個中國兩種人,兩樣制度兩重天。

 

  然而毛酋時代畢竟過去,鄧江的腐敗哪怕是選擇性反腐也算是有所整肅。但鄧氏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改革開放」早已走到了盡頭,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到了「啃硬骨頭」的時候──西學為體的肉已經啃光了。反腐,選擇性而且「永遠在路上」則何時是盡頭?事實上連他們自己也承認越反越腐。如此,面臨十九大,習氏下一個五年向何處去?

 

  是時候了,習氏應當洗心革面,應當有經國先生的胸襟、智慧和覺悟,認識「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的現實,開放黨禁,學習台灣(而不是統一台灣甚至武力攻台),對共產黨做脫胎換骨的改造,以民主、倫理和科學為綱治國。如此則大陸才能解開死結,重圖發展;如此,則習氏可膺天命,立功勳,兩岸一統再造中華,而共產黨也可涅槃重生。

 

  此唯一一途,順昌逆亡。然則,習氏可能嗎?試看十九大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