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的謬誤

李大立

  統治中國大陸六十多年的「馬克思主義」,其實當中有許多只是簡單直接的「線性思維」和謬誤,已被蘇聯、中國等世界上幅員最大和人口最多的「社會主義」國家長達大半個世紀殘酷和規模宏大的社會實驗無情証偽。玆舉其中最著名的一例如下:

 

  馬主義批評資本主義社會「不合理」和「荒謬」之處所舉的著名例子是:資本家為了保持和提高商品在市場的價格,寧願毀滅商品也不讓它們無償地歸還生產者,直接放到消費者和窮人的手裡。比如寧願將牛奶倒入海也不給有需要的人。資本主義國家遍地高樓大廈,而窮人們卻只能露宿街頭,形成了「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的不合理社會現象。馬主義簡單地認為:只要解決了這種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矛盾,改變和消滅了這種不合理的社會現象,社會生產力便會「得到極大的發展」,社會就會得到「極大的進步」,從而進入人類最完美的「共產主義社會」。

 

  可是,經過人類歷史上最龐大最殘酷的社會主義大試驗,結果如何呢?人們親眼目睹的是:牛奶不倒海裡了,可是牛奶沒有了。房子都分配給員工們住了,擠得滿滿的,可是新房子卻沒有了。

 

  七十年代筆者在廣西、貴州工作,生活極為艱苦,「半月不聞肉味」是常事,想買一小包內蒙奶粉難於上青天,直至婚後調昆明工作,八十年代才能憑新生兒証明每天大清早排隊購得一百克鮮奶。中國從未有過將牛奶倒海裡吧?怎麼市場上不見牛奶呢?原因在於公社化、普遍公有制,農牧民完全沒有生產的積極性。直至「改革開放」後,把部份的生產自由還給了農牧民,才真正有了牛奶及奶製品供應,今天各大中城市的超市才有了盒裝鮮牛奶和袋裝罐裝奶粉供應,這在毛澤東時代是難以想像的。

 

  七十年代末,筆者開始在昆明建築設計院工作,對毛時代和後毛時代建築業的蕭條泠落體會更深。那年代,土地無償佔用,誰佔歸誰,一切實行「單位所有制」的計劃經濟,各行各業死氣沉沉,鮮有建設新房子。北京、上海、廣州這些大城市,全靠「解放前」國民黨留下的高樓大廈撐門面。「解放」三四十年,幾乎沒有建過什麼像樣的新房子,住宅建設就更不用說了。人們普遍三代同堂四代同堂擠在「舊社會」留下的破舊房子裡,以致發生上海年輕人為婚房鬧出人命的慘劇。那年代昆明各單位建的職工宿舍全都是紅磚與製板的四至六層簡陋紅磚房,不少連獨立廚廁都沒有。很多房子剛完工甚至未完工就被擠進來搶住,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有房無人住」的現象,房子都住得滿滿的,可是新房子卻沒有了。直到「改革開放」三十年後的今天,學習資本主義社會,土地有償使用,開放民營建築,房產私有、允許買賣,才出現了各地城市高樓大廈雨後春筍的蓬勃局面,中國老百姓才第一次見識了什麼是現代高層住宅。

 

  事實証明馬主義的「線性思維」謬誤太簡單幼稚了。牛奶不倒海裡了,可是牛奶沒有了。房子都無償分給員工,可是新房子卻沒有了。

 

  馬的著眼點(聚焦點)錯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並不取決於產品的分配和使用,只在於社會制度(所有制)是否能促進全社會的生產積極性。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曾說:「中國人勤勞聰明,善於營商,中國之所以近年取得如此巨大的經濟成就,中共承認只是給他的子民解開了幾個扣子,鬆了綁而已。人們不禁要問:如果把捆綁完全解開,或者從來就沒有捆綁過人民,今天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