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中共十九大

(美國)周 晉

  中共十九大將於十月十八日召開,與前幾屆黨代會相比,本屆中共黨代會有三大不同看點。

 

  集權專制的先兆:黨主席制、習思想、肉麻吹捧

 

  恢復黨主席制,從「總書記」升格為「主席」可能是習近平在十九大上最想實現的目標。總書記與常委之間的關係比較平等,以前有稱「九龍治水」,意即由「九常委共同治國」。當年為了貫徹鄧小平提倡的「集體領導」體制,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稱謂從「主席」改為「總書記」,就是要避免毛時代「主席」一言九鼎的歷史再度重演。十九大後是仍沿襲總書記制,還是改為主席制;常委人數是維持現狀,還是增加或減少,都是衡量習近平是否走向集權專制的風向標。

 

  海內外盛傳「習近平思想」將被寫入新版黨章,《澳洲人報》最近報道:中共要求其八千萬黨員在十九大前人人拜讀「習近平思想」的「經典之作」《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毛時代人人必須閱讀的《毛語錄》。在亞馬遜中文網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被列為最暢銷的商品,對該書的評分竟高達四點六分(滿分為五分)。當局為給習造勢,不惜公然造假,令人匪夷所思。

 

  地方諸侯競相吹捧習

 

  八月七日,被習近平越級提拔的新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聲稱「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是實現黨長期執政、國家長治久安的科學理論指導和行動指南」。該文還說:「我們一定要把習總書記的重要思想作為案頭卷、工具書、座右銘,帶著感情深入學習,深刻把握其精神實質、思想精髓和核心要義……」。

 

  被習近平「帶病提拔」的新任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也立即於次日即八月八日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這位被中央辦公廳人士諷為「黨內一號馬屁精」的李諸侯肉麻地吹捧習:「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之所以能夠實現偉大的歷史性變革,最重要的是有習近平總書記作為黨中央、全黨的核心,有習近平總書記理論創新、實踐創舉、人格感召的引領,這是核心之核心、關鍵之關鍵、根本之根本。……(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地沿著習近平總書記指引的方向執著前行。」

 

  習的親信、新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九月四日也在《人民日報》撰文,稱習近平的講話精神是進行偉大鬥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的強大思想武器和堅強政治保障!這「四個偉大」與林彪著名的吹捧毛的「四個偉大」是否如出一轍?

 

  以上這些肉麻至極的超級吹捧,自「九一三事件」後已絕跡很久了。讀者諸君不妨票選一下:蔡奇、李鴻忠、陳敏爾三人中,誰才是「林副主席」的轉世靈童?如果三人難分伯仲叔,那就是「林副主席」的陰魂同時附著在三人身上。當全人類都在追求普世價值、都在步向自由民主社會的今天,只有中國的這些政治吹鼓手還在爭先恐後、不遺餘力地重拾「林副主席」的牙慧,為中國掉頭重走集權專制的老路大造輿論,這種歷史大倒退是所有中國人的悲哀。

 

  朝鮮核/導危機

 

  影響十九大的最大外部事件是朝鮮核/導危機「不識時機」地爆發,從不按牌理出牌的金正恩向來就是「大麻煩製造者」。今年五月十四日,中國舉辦的「一帶一路」峰會論壇在北京開幕,當天朝鮮發射了導彈予以「熱烈祝賀」。九月三日廈門「金磚五國」峰會召開的當天,朝鮮又進行了第六次核試驗,其再次痛打中國臉的意圖毫不掩飾。金正恩於九月二十一日發表聲明,稱特朗普要為在聯合國大會演講中針對朝鮮的妄言付出代價,並誓言朝鮮將採取最強的應對措施。朝鮮外相李勇浩立刻解讀說:金正恩可能是指在太平洋地區進行氫彈試驗,規模可能空前。如果金正恩於中共十九大召開當天再進行一次核試驗或發射導彈,屆時習近平和中共的尷尬和窘況可想而知;如果十九大期間朝鮮半島爆發衝突或美韓發動對金正恩的「斬首行動」,對十九大也會產生不小的負面影響。

 

  習近平與特朗普分別於九月十二日和十八日舉行了電話會商,一周內兩次通話很不尋常。中國官方在報道習特第二次通話時,沒有按慣例重複「中方堅持朝鮮半島無核化、通過對話和平解決衝突」等陳詞濫調,或說明中國已放棄了對朝鮮的最後一層保護;白宮就習特第二次通話發表的聲明稱:雙方承諾「通過強力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更大限度地施壓北韓」。特朗普九月二十一日中午說:「我很驕傲地告訴你們,正如你們幾分鐘前可能已經聽到的,中國央行已經告訴他們的其他銀行,一個很龐大的銀行體系,立即停止與朝鮮交易。我要再一次地感謝中國的習主席,(他使中國)今天做出如此強硬的舉動。我們並沒有預料到,而我們很感謝。」當日下午特朗普又感謝習近平一次,並說習近平「今天做了偉大的事」。一向桀驁不馴的特朗普多次高抬習近平,說明中國對美國的對朝立場作出了妥協退讓,這將有利於阻止還是促使朝鮮半島爆發衝突?謎底不久就會揭曉。

 

  展望未來

 

  五年後,中共將召開二十大,而「二十大」在國際共運史上是一個超敏感詞。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所作的反對斯大林個人獨裁專制的秘密報告,是國際共運史上一個極為重要的歷史拐點,是國際共運開始出現大混亂、開始走下坡路的源頭。對中共而言,「二十大」是不是一個詛咒?中共召開二十大時還是不是執政黨?如果二十大時中共仍是執政黨,中共會不會在那時被迫啟動全面的政治體制改革?這些問題現在誰也無法斷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