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可信的中共政府發言人

 

史 平

  專制獨裁或極權國家的政府發言人都是說謊不臉紅、講話不可信者。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伊拉克薩達姆新聞部長薩哈夫,此人外號「小丑阿里」,在二○○三年四月九日美軍攻入巴格達市內時還在聲稱「巴格達沒有美軍」,但說完立即乘車逃了。

 

  還有那個利比亞卡達菲的發言人易卜拉希姆,二○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已失守時,他還在廣播裡說:「六千名志願者已抵達利比亞,要為卡達菲上校而戰」。

 

  在中國,人們記憶最深的是一九八九年「六四」時的那個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他的「名言」是「天安門沒死一個人」,同年六月下旬卻為他的女兒申請去美國。今年有報道,如今他已在美國舒適地當寓公了。

 

  這些獨裁政權發言人在公開發言時,都是振振有詞地說一套為虎作倀的騙人謊話,私底下幹的卻是另一套見不得人的勾當。由於這個緣故,多年來網上的「中國每年人渣榜」都會選出中共政府發言人。

 

  荒謬發言天下恥笑

 

  談過歷史,回到當今。今年六月三十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例行記者會上拉長了臉說:「現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懷抱二十年,《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沒有主權、沒有治權、也沒有監督權。」

 

  一個大國政府的外交部發言人,居然發出如此荒謬的言論,令天下恥笑,也令人擔憂。在國際交往中,誠信是重要原則,沒有誠信,不守諾言,談判和簽約還有什麼意義?

 

  《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由趙紫陽與撒切爾夫人作為兩國政府首腦在北京簽訂的,當時鄧小平和李先念也在場見證。兩國政府在一九八五年五月二十七日互相交換批准書,並向聯合國秘書處登記,《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

 

  因此,這是一份國際協議,不能說沒有法律效力。《聲明》是向國際社會的承諾,英國和國際社會均有責任監察中國有否恪守承諾。根據此正式文件條款,中國明確承諾香港現行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在「一國兩制」下享有不同於中國內地的自由和司法獨立,怎麼可以才過了二十年就翻臉不認耍無賴呢?

 

  如果說作為歷史文件,就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那麼,分別於一九七二年、一九七八年和一九八二年簽訂的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均早於《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日期,作為歷史文件,也應該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了!

 

  不久前中印在邊界洞朗地區發生兩軍對峙,中共把一八九○年歷史界約規定的錫金段邊界線作為根據。如按照陸慷的說法,一百二十七年前的歷史界約早就成為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了,還提它幹嗎?

 

  自己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中共在國際上能如此稱霸嗎!中共外交部也覺得出錯了,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徐宏於七月八日在香港出席國際法研討會時不得不承認:「中國從未否認『聯合聲明』是一份協議,並已登記在聯合國秘書處,不能說沒有(法律)效力。」這是徐宏給陸慷刷了一個耳光。

 

  再說,當時新界是一九九七年租借到期,但香港和九龍是永久割讓的,英國可以不還,就像俄國至今不還給中國割讓的大片領土一樣。但英國一起還了,就是要通過一國兩制這種制度性的保障,通過法律達成的協議,保證香港人的權利。陸慷現在說這些協定無效了,邏輯上說,既已無效,永久割讓的就不必歸還,並有俄羅斯不歸還的實例,等俄羅斯歸還給中國時一起辦吧。

 

  政府發言人與習近平不同調?

 

  今年七月一日習近平在慶祝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大會上說:「我明確講過,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

 

  習強調「一國兩制」不會變、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陸慷說《中英聯合聲明》已是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有人以為《聯合聲明》與「一國兩制」不是同一件事。事實是《聯合聲明》第七條說明上述各項聲明和本《聯合聲明》的附件均將付諸實施。而附件一的第一部分就是講「一國兩制」。所以,習與陸講的是同一件事,陸與習明顯不同調。

 

  另一次習近平講話與外交部發言人不同調是有關中印對峙之事。同一個陸慷七月六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關於中印兩國領導人在峰會期間是否有會晤安排,目前沒有可以提供的資訊;近日印度邊防人員在中印邊界錫金段非法越過邊界線進入中方境內,損害了雙邊關係政治基礎和整體氣氛;中方要求印方尊重邊界條約規定,尊重中國的領土主權,立即將越界邊防部隊撤回到邊界線印方一側,維持中印邊界地區的和平與安寧,這是中印之間開展任何有意義對話的前提。

 

  陸慷說出這些話之後,媒體有分析認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是暗示習近平不會與莫迪見面。但七月八日在德國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習近平與莫迪會面了,而且讚揚印度「打擊恐怖主義的堅定決心」,讚賞印度在經濟和社會發展方面取得的成就,並祝福印度取得更大的成就。

 

  眾所周知,中共是專制獨裁、下級服從上級的國家,一個級別不高的外交部發言人怎敢與黨魁習近平不同調呢?所以,實情很可能是陸並不是真的與習唱反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只是木偶,在記者會上是按照上級指定的發言規定背書而已。之所以出現看似不同調的言論是事先安排好的,讓發言人扮紅臉,習近平扮白臉,兩者目的是相同的,就是讓人上當受騙。

 

  虛張聲勢不敢開戰

 

  中共當前形勢是內外交困,色厲內荏。十九大即將召開,內部權力鬥爭日益尖銳。外部則四面受敵。東有朝核危機和日本虎視眈眈,南有越南隨時準備動手,西有印軍陳兵待戰,北有蒙古的反北京總統。即使是習近平亟力討好的俄羅斯也在俄東部軍區部署瞄準中國的彈道導彈系統!在此四面楚歌境遇下,腐敗的軍隊經不起打仗。中國民情本已接近火山爆發點,也有可能因開戰而一起爆發,到時候中共或壽終正寢。所以,習近平不敢開戰,更不敢大打,只是虛張聲勢叫喊一陣而已。習近平上台五年來多次對外挑釁,每次都是虎頭蛇尾,顯示紙老虎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