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朝核和北韓的三個判斷

齊道聲

  朝核其實是核訛詐

 

  最近,北韓悍然第六次核試,據說釋出的能量達到其上一次核試的十倍,也是其系列核爆以來威力最大的一次。而世界的反應,除了聯合國又通過一個「制裁」決議,把「制裁」再次加緊了些許,似乎也不過爾爾了。

 

  然而,是北韓的核力量無足輕重?是美國沒有力量摧毀邪惡,或者是擔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或者是投鼠忌器(韓國)?還是中共樂見北韓坐大,樂見北韓與美國鷸蚌相爭,而不擔心殃及池魚甚至北韓反過來核詐中共自身?

 

  筆者也曾滿腹狐疑,憂心忡忡,甚至期望美國以暴除暴。畢竟核戰爭帶來的必然是整個世界包括中國的核污染,大量死傷甚至全球文明和人類的毀滅。但經過這麼多年的折騰,筆者倒有了一個新的判斷:美國和中共都已明白,朝核問題,至少在目前,尚非火燒眉毛的危急問題;至少在目前,北韓絕不敢悍然挑起核戰爭,金正恩其實是在搞核訛詐。從這一點說,目前美國和世界都還是安全的。

 

  首先,北韓自己和世界包括美中都一定明白,北韓的核力量和導彈無論怎麼發展,至少在相當一大段時間內,其數量和性能都不可能超過美中。只要金正恩尚非瘋子,畢竟還是明白,他即使挑起核戰,也不可能一擊就毀了美國,而美國對他的反擊絕對是毀滅性的。這與當年美國一家獨大,唯美國有原子彈可摧毀日本軍國主義,是完全不同的情勢。退一萬步說,即使金正恩發瘋,北韓的軍政要人難道必定會順著金正恩一起死?他們不會為著自身的身家性命而逼上梁山造這個瘋子的反?這就決定了北韓不可能動用核武。另一方面,金正恩也一定明白:只要金氏不自己作死,美國絕對無意於武力消滅金氏家族,無意於兩韓統一。所謂北韓有安全需要,其實是金正恩的故意捏造,為搞核武製造理由。北韓搞核武唯一的目的其實就是核訛詐,訛詐美國和中國,訛詐全世界,訛詐金錢(經援)、能源和糧食……,訛詐金家需要的一切!

 

  北韓不敢挑起核戰,這就是美國為何至今不急於武力解決朝核問題的最主要原因。此外,北韓核武的存在,或許對美國並非沒有好處:可使美國有理由在日本駐軍。別看美日聯盟,美國其實從來沒有忘記防備日本軍國主義復活,駐軍和日美安保條約是一把既對付中共也提防日本的雙刃劍。「為了打鬼,借助鐘馗」,「鬼」是日本,北韓就是可被利用的鐘馗。說美國沒有力量摧毀邪惡、擔心第三次世界大戰,或者是投鼠忌器(韓國),這些至少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而不過是媒體(包括美國媒體)在瞎猜。

 

  至少從鄧時代起,中共和北韓就已貌合神離。時至今日,習近平是連北韓「國慶」節發個賀電的表面文章也不做了。至於中共至今還不完全拋棄北韓,甚至還在暗「助」北韓,除了不置友於絕地,恐怕還是為了自身,也是為了打鬼(美國),借助鍾馗。反美爭霸,是中共深入骨髓的思想。中共顯然擔心南北韓統一會使美國在亞洲更加坐大,中共出發點既不純,其術又不精,很可能是養虎傷身。

 

  朝核無解,不求解和終極解

 

  那麼,朝核問題的最終結局會是如何?

 

  如果看清了北韓核訛詐的本質,世界對付辦法其實只須三條:不理睬,重防禦和嚴制裁。不理睬,就是不搞什麼「陽光政策」或者夢想以援助換取北韓棄核,後者只能是北韓勒索無窮,加速北韓核武裝。現在,韓國文在寅政府終於也明白不應「陽光」,而應嚴厲制裁了。重防禦包括諸如薩德系統和軍演等一切手段,使金正恩無機可乘。重防禦甚至可以包括斬首行動(如果情報精準,有絕對把握),對付獨裁者,斬首其實是最有效的防禦手段之一。至於制裁,更是絕對必要,而且力度必須非常強,但卻真的不能切斷一切,逼狗跳牆,也讓金氏的反美反華洗腦有所藉口。古代行兵佈陣有所謂「生門」,就是這樣的大智慧。從以上分析出發,筆者倒認為,目前美國和中共的對朝政策,大方向是對的,只是制裁的尺度還可以研究,或者還可以再適度加大。「尺度」是軍事、政治和外交三位一體的藝術,需要美俄中和世界合力使用,更不可帶自己的小算盤。

 

  這三條能不能逼迫金正恩棄核?不能。沒有核就不能核訛詐。而且核也是金正恩宣揚北韓強大的最重要的洗腦工具,這就是為何以援助換棄核不能成功的原因。金氏如果以棄核換取美國和世界援助,何以彰顯其「正確」和「強大」?金家統治何以開展洗腦?道理淺顯,恐怕包括中共自己也不會相信金正恩會在六方會談中棄核。如此,只要金正恩不倒,金氏世襲王朝不倒,美國又不實施以暴除暴,則朝核問題就無解。

 

  但另一方面,如前所述,金正恩也不會挑起核戰,北韓核武庫再強大,但始終也跳不出美國和中共的手掌心。所以美國也不需要求解──儘管嘴上也說武力解決始終是選項之一。

 

  無解、不求解也不需要有解,這就是朝核問題的「解」。只有金家王朝倒台,才有朝核問題的終極解。

 

  多行不義必自斃

 

  如此,則金家會不會倒?最近美國之音就有討論金家為何能維持七十年而不倒。其實,這個問題與中共為何將近七十年不倒,中共會不會倒是完全同樣的問題。

 

  這是因為,凡獨裁專制政權,必定傾全力維繫其暴政,即使給國民一點好處,也是「讓步政策」,目的還是保政權。如果說,在古代的冷兵器時代,還有國民造反起義推翻邪惡政權的事例,那麼在現時代就完全不可能,統治者手裡的武裝太強大了,而民眾連寸鐵都不能有。君不見連買把菜刀也要「實名制」嗎?所以,暴政的結束唯有兩種方式:或是被外力摧毀,或是暴政自斃。

 

  薩達姆和卡達菲就是被外力推翻的,這是正義對於邪惡的懲罰,弔民伐罪是也。而毛時代國民餓死數千萬,毛政權仍然屹立不倒,無非是靠了槍桿子;「六四」也同樣是如此。所以,如果當前世界和美中還不想終結北韓暴政(包括斬首行動),或者判斷目前尚無必要動用武力以摧毀之,那麼可以斷言,金家獨裁專制暴政的終結只能是依靠獨裁者自身的終結,即金正恩死亡或被推翻,後繼者(不一定是金家人)改革。前者如台灣蔣經國終於啟動了民主,結束國民黨一黨軍政和訓政(孫中山的提法);後者如羅馬尼亞軍方倒戈,齊奧塞斯庫倒台並被處死。如果只有羅馬尼亞民眾的抗議和騷亂(如「六四」那樣),而沒有軍方倒戈的獨裁政權內部政變,羅馬尼亞依舊是齊氏的天下。

 

  但是必須注意,後繼者「主動」改革也罷,軍隊倒戈也罷,沒有獨裁者暴政激起的人民的反抗,「主動」改革和內部政變也是不可能發生的。這就是多行不義必自斃的真諦。「多行不義必自斃」一語出自春秋時代的鄭莊公,現代西德阿登納和美國杜勒斯首創和平演變,兩者都是靜候內部腐敗而倒台的策略。

 

  然而,所謂「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與其僅僅是等待獨裁者自斃,加上外部推動,內外結合,加速暴政自斃顯然更好。現在對北韓加緊制裁,就是外部推動,應達到最大限度的力度。可以相信,北韓百姓苦難已久,北韓政權之內不乏反對派,北韓搞核武是消耗自己、禍害民生,其實就是作法自斃;加之國際社會統一認識,如這次聯合國以十五比零全票通過更嚴的制裁,只要中共肯真制裁,則金氏政權不可能長久,其垮台之日,就是朝核問題最終解決的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