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新亂局第一炮

──庫爾德人獨立公投解析

金 堅

  「摘桃子」與「分蛋糕」

 

  隨著肆虐中東多年的「伊斯蘭國」勢力節節失利,中東的反恐戰爭進入新階段。雖然誰也不敢打保票說「伊斯蘭國」不會死灰復燃、捲土重來,但中東各方勢力「同仇敵愾」對付「伊斯蘭國」的榮景迅速消減。為了能摘得戰後最多的「桃子」、分到最大塊的「蛋糕」,中東各方勢力之間正在急不可待地重新洗牌,合縱連橫、分化分裂和對立的事件每天都在發生,由此導致的新的動亂和衝突及危害不可忽視。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八月二日發表了德國前副總理兼外長菲舍爾撰寫的文章《下一場中東戰爭》,稱:隨著伊拉克北部重鎮摩蘇爾被收復,「伊斯蘭國」可能很快將成為歷史。但是,「伊斯蘭國」的失敗和橫跨敘利亞、伊拉克的「哈里發國」的消失,並不能給中東地區帶來和平,也無法結束敘利亞的悲劇。最有可能出現的局面是,中東地區掀開一頁流血和混亂的歷史新篇章,新的危險不會小於奧斯曼帝國在一戰結束時崩塌以來中東發生的歷次重大衝突。限於篇幅,本文僅討論庫爾德人獨立建國對中東政局的重大影響。

 

  獨立公投:一石激起千層浪

 

  今年六月七日,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總統馬蘇德‧巴爾紮尼宣佈:將於今年九月二十五日就自治區獨立問題舉行公投,該自治區還將於十一月六日舉行總統和議會選舉。重要的是:巴爾紮尼所稱的該公投的範圍,也包括了庫爾德人聚居的中東其它國家的地區。九月二十日有最新消息稱:庫爾德獨立公投遭多方施壓,能否實現仍存變數。

 

  庫爾德族總人口約三千萬,是中東地區僅次於阿拉伯、突厥、波斯民族的第四大民族,也是西亞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庫爾德族主要分佈在四個國家:土耳其(一千四百萬,是土耳其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伊朗(六百五十萬──七百九十萬)、伊拉克(四百萬)、敘利亞(一百六十萬,是敘利亞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庫爾德族在歷史上一直受到各國主流民族的欺凌,但飽經滄桑的庫爾德人始終未能建立起屬於本民族的國家。如今,庫爾德人終於有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去實現千年以來的建國夢想,但他們的對手十分強大,國際社會的同情和道義支持無法化為槍炮,大國的支持更不牢靠。可以預料,隨著庫爾德人獨立建國運動成燎原之勢,一場強度及規模比「伊斯蘭國」颱風更猛烈的「庫爾德建國」颶風,很快將登陸中東衝突的核心地區。

 

  各國對庫爾德人獨立的態度

 

  若公投結果表明伊拉克的庫爾德人大多數贊成獨立,必將引發伊朗、敘利亞、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群起響應。新興的「庫爾德斯坦國」將從這四國挖走大片領土,不僅涉及到這四國最根本的國家利益,更將引發中東地緣政治版圖的巨大變遷。面對共同的危機,這四國正捐棄前嫌,就聯手遏制庫爾德人獨立建國達成共識,將千方百計地破壞和阻止庫爾德人的獨立公投。

 

  庫爾德人佔土耳其近八千萬人口的百分之十八。若庫爾德人獨立建國,對土耳其的災難性影響比中國允許新疆或西藏獨立還嚴重。擁有強大軍力的土耳其絕不會允許庫爾德人獨立建國,而土耳其也一貫殘酷鎮壓庫爾德人。最新消息是:為力阻庫爾德人獨立,土耳其已在土伊(拉克)邊境陳以重兵。

 

  伊朗政府早在六月十日即聲明:反對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在九月二十五日舉行的公投。在人口數佔伊朗總人口的比例、聚居地佔伊朗領土的總面積上,伊朗境內的庫爾德人與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不遑多讓。伊朗也擁有強大軍力,伊朗境內未經戰火錘煉的庫爾德人更加難以獲得獨立。

 

  伊拉克薩達姆政權也曾殘酷鎮壓庫爾德人。一九九一年海灣戰爭後,庫爾德人借助美英在伊拉克北部設立的禁飛區,免遭伊拉克空軍的頻繁空襲;美國更給與庫爾德人大量的軍事及經濟援助。伊拉克的庫爾德人利用戰亂和美國的援助,建立了地方自治政府,發行貨幣,擁有近十萬武裝人員。後薩達姆時代飽經戰亂之苦的伊拉克歷屆中央政府根本奈何不了庫爾德人,以致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已成為伊拉克事實上的「國中之國」。庫爾德人也在伊拉克政治舞台上發揮了越來越大的作用,二○○五年四月,庫爾德人賈拉勒‧塔拉巴尼當選為伊拉克歷史上第一位庫爾德人總統,顯然伊拉克中央政府很難阻止庫爾德人的獨立公投。

 

  庫爾德人在敘利亞的人口最少。在反政府武裝和「伊斯蘭國」的雙重打擊下,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自顧不暇,加上對敘利亞擁有絕對影響力的俄羅斯也傾向支持庫爾德人獨立,所以敘利亞境內庫爾德人的獨立受到的阻力在四國中最小。

 

  境內多為貧瘠的山地、沒有出海口的「庫爾德斯坦國」將處於四個敵國的四面包圍中。沒有大國的支持和援助、沒有得到大國擁有否決權的聯合國的認可,庫爾德人根本無法獨立建國。美國和俄羅斯都是中東愈亂愈可以渾水摸魚,趁機獲取自己的利益。一九九一年海灣戰爭期間,美國曾承諾幫助庫爾德人獨立建國。美國的設想是:一個由美國一手扶植的「庫爾德斯坦國」不僅將是美國手握的一張能一舉影響中東四國的超級好牌,也將是美國在中東打下的另一個楔子。「庫爾德斯坦國」將和以色列互為犄角、遙相呼應,進一步維護美國在中東的地位和利益。

 

  二戰後在前蘇聯的支持下,伊朗西部的庫爾德部落曾在一九四五年十二月成立了「馬哈巴德共和國」。今天,國力虛弱的俄羅斯很可能會步前蘇聯的後轍,利用支持庫爾德獨立建國的低成本,在中東再踏上另一隻腳。

 

  美「亞太再平衡」戰略面臨變數

 

  然而,雖然美俄目前都不謀而合地支持庫爾德人獨立建國,但大國的支持從來不是板上釘釘、一成不變的,小國只是大國之間謀取國家利益、隨時可以犧牲的棋子。當美俄在「庫爾德斯坦國」開闢新戰場、展開新角逐的同時,不排除「庫爾德斯坦國」成為美俄之間私下交易的犧牲品。

 

  其它國家目前公開支持庫爾德人公投獨立的只有以色列,因為庫爾德人獨立建國勢將引發中東伊斯蘭世界一大內訌,以色列自然樂於坐山觀虎鬥。沙特等遜尼派掌權的國家雖然還沒有對庫爾德人獨立建國表態,但內心樂觀其成。遜尼派國家希望庫爾德人建國後在背後削弱什葉派國家的實力,這有利於遜尼派國家的發展,所以遜尼派國家會暗中為庫爾德人獨立建國推波助瀾。在如此複雜的國際大背景下,隨著庫爾德人獨立公投成為事實,中東局勢很可能陷入新一輪更大的混亂,當然也有利於某些勢力火中取栗。

 

  除庫爾德獨立公投外,以巴新一輪衝突、美俄繼續角逐中東、中東伊斯蘭世界兩大教主伊朗與沙特正言歸於好、也門教派衝突等都將是影響中東未來局勢發展的重大風向標。

 

  對中國而言,隨著美國的戰略重點被迫又重新回到了中東,中國面對美國的戰略壓力隨之減少。在強調戰略收縮的特朗普時代,奧巴馬時代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或面臨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