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民海會按期釋放嗎?

四 維

  桂民海將「刑滿釋放」?

 

  十月份,在中國大陸眾多刑滿釋放人員中,瑞典公民、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先生,無疑是最富新聞色彩的人物。香港銅鑼灣書店桂民海案,原屬稀鬆平常清淡無奇,只是在大陸「中央專案組」操控下,採取一系列異乎尋常違法亂紀之「強力措施」,致使事件聲名大噪,舉世嘩然,港人為之群情激憤。

 

  大陸媒體報道:二○○四年八月,桂民海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兩年徒刑、兩年緩刑。在緩刑期間的二○○五年他擅自離開中國,二○○六年八月法院裁定撤銷兩年緩刑,改判兩年徒刑。

 

  二○一五年十月十七日,桂民海在泰國芭提雅駕車購物返回寓所時,門衛告訴桂,小區辦事處有人找他,桂民海坐上該人汽車後,從此黃鶴一去杳無音信「被失蹤」。泰國警方向瑞典政府重申,沒有瑞典公民桂民海十月十七日及之後的出境記錄。然而,三個月後的二○一六年一月十七日,桂民海在中央電視台承認已在二○一五年十月,回大陸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但桂民海未交待在沒有攜帶瑞典護照的情況下,如何離開泰國,怎樣進入中國。人們合理懷疑他遭受中國「強力部門」在泰國「被越境綁架」,在央視「被自首」、「被認罪」!

 

  收監期間,據說桂民海被發現另涉非法經營罪的線索,被公安機關解回再審。桂對「非法經營罪」「供認不諱」。

 

  在桂民海從泰國回中國「被自首」前後,無獨有偶香港銅鑼灣書店其他成員:總經理呂波,二○一五年十月十五日深圳失蹤;同日,業務經理張志平,東莞失蹤;店長林榮基,十月二十四日在深圳過關時失蹤。後證實上述三人,均被警方採取刑事拘留等強制措施。銅鑼灣書店四位成員,九天內不約而同從國外、境內齊齊歸案身陷囹圄,由此可見「中央專案組」之運籌帷幄精心羅網。第五位股東李波在未帶回鄉證及護照情況下,十二月三十日香港失蹤,據李波自說自話,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大陸「協助調查」。

 

  中國公安、檢察機關對銅鑼灣書店案件,立案審理將近兩年,據媒體報道相關辦案機關透露:桂民海為牟取非法利潤,指使呂波、林榮基等在未取得中國新聞出版部門發行許可的情況下,二○一四年十月以來,香港銅鑼灣書店以對書籍封面進行偽裝方式,躲避海關檢查,共向內地三百八十名購書人,郵寄書籍四千餘冊,涉及全國二十八個省、市、自治區,並在內地開設專用銀行卡結算購書款。按照上述報道,案情早已偵查清楚,然而至今尚未向法院起訴,實乃北京濕手霑麵粉,面對世人有難言之隱,故不惜經年累月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時效,能拖一日是一日。

 

  本月內桂民海先生交通肇事案兩年刑期將滿,行將「刑滿釋放」,然而,兩年中,自詡「依法治國」的「法治之國」,一而再再而三不僅違反國內法,更嚴重違反國際法,為此桂民海按期釋放問題,成了不是問題的問題!

 

  桂民海「非法經營罪」依法「除外」

 

  瑞典公民桂民海在央視自認「非法經營罪」,但依法不成立,理由如下:

 

  中國《刑法》、《刑事訴訟法》規定:「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故此,桂民海在「中央專案組導演下」,「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在電視上「口供」「非法經營罪」,是無效的、非法的。

 

  更關鍵的是刑法第八條:「外國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或者公民犯罪,而按本法規定的最低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可以適用本法,但是按照犯罪地的法律不受處罰的除外」。

 

  二○一三年起執行的《中國出入境管理法》規定,香港、澳門、台灣,屬於「境外」。瑞典公民桂民海自二○○五年離開大陸,至二○一五年十月十七日「被自首」前,均生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香港、泰國等地,並未再踏足內地。公安機關列舉桂民海「非法經營罪」的種種作為,依犯罪地的法律不認為是犯罪,故而中國《刑法》規定,不受處罰。

 

  所以,香港銅鑼灣書店非法經營案件,即使內地法院開庭審理,瑞典公民桂民海在境外的全部行為,不適用刑法,應予「除外」,根本毋需追究刑事責任或定罪處刑;另一重要人物股東李波先生,按案件分析涉嫌本案第二號「共犯」。只因李波在香港「失蹤」震驚世界,引起軒然大波,世人心知肚明「中央專案組」涉嫌「越境綁架」,破壞「一國兩制」。「中央專案組」兩害相權取其輕,於是李波就變成「證人身份」逃過一劫,亦不會定罪判刑;再一位林榮基先生,回到香港後,必然不再去內地出庭自投羅網。剩下的兩位呂波、張志平先生,僅僅係「配角」而已。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央專案組」興師動眾不顧千夫所指「越國境綁架」將桂民海「緝捕歸案」,為的是讓桂民海「將牢底來坐穿」,「中央專案組」那裡想到,法律卻明文規定不予追究!

 

  這或許是舉世矚目的香港銅鑼灣書店「非法經營案」,拖了近兩年,無法開庭審理的「真正原因」。

 

  「中央專案組」無法無天

 

  如果認為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中央專案組」面對法律規定就會收手,似乎太天真爛漫了。從桂民海被「越國境綁架」起,他們就自始至終屢屢不止地違反國內法、違反國際法。

 

  據二○一三年一月一日實施的中國《監獄法》第二十條:「罪犯收監後,監獄應當通知罪犯家屬。通知書應當自收監之日起五日內發出。」第四十八條:「罪犯在監獄服刑期間,按照規定,可以會見親屬、監護人。」瑞典公民桂民海二○一五年十月「自首」後即予收監,眾所周知,監禁至今七百多天,都沒有通知桂民海家屬他關押何處;更不准親屬妻子、女兒會見。這究竟為什麼,它是不是違反中國法律的行為?相反故佈疑陣製造假象指使被關押的桂民海打電話欺騙妻子和女兒!另按中國涉外法規規定:桂民海「被自首」收監後,中方應該在七天內通知瑞典駐中國大使館或領事館,中方又故意違法不予通知。當桂民海親屬向瑞典政府反映瑞典公民桂民海「被失蹤」後,瑞典政府傳召中國大使要求澄清事件,中方卻支吾其詞隱瞞事實,再次違反國際法。根據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九日生效的《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瑞典政府有權每月會見被中國關押的瑞典公民桂民海,據說兩年中僅讓瑞典駐華使、領館會見過一次。相反令人莫名其妙悖離現實的是,失去人身自由的瑞典公民桂民海,在監獄中竟然「提出」退出瑞典國籍的「要求」,理所當然被瑞典政府嚴正拒絕。凡此種種均顯現「中央專案組」影子。

 

  桂民海「要求退出瑞典國籍」等謎底,在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於內地失蹤八個月,回到香港開記者招待會上得到答案,二○一五年十月,林榮基在內地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後,「強力部門」就逼他簽字答允放棄通知家人及不聘請律師。以此類推,桂民海同樣是被「強力部門」導演下,「要求退出瑞典國籍、要求不會見親人、要求不聘請律師」!

 

  隨著桂民海的刑滿釋放已按日計算,人們自然而然會想到在監獄中「被自殺」的李旺陽、「被死亡」的曹順利、「被晚期肝癌」的劉曉波、「被腦癌」的楊天水;以及從朝鮮「釋放」回美國後一周死亡的大學生;以及內地監獄釋放後的著名維權律師和人士,現身說法在監獄「被服藥」等等觸目驚心的事實。

 

  故而桂民海是否會按期刑滿釋放,雲譎波詭充滿變數,世人無法一窺究竟,只因君子之腹根本無法度小人之心。所以需要籲請海內外人士、尊重普世價值的國家都來關注桂民海,特別是瑞典政府更責無旁貸一如既往關注他!

 

二○一七年九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