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雙非嬰兒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加拿大)盛 雪

  父母雙方都不具有香港身份,在香港出生的孩子被香港稱為「雙非嬰兒」。中國大陸大批孕婦到香港生孩子,以便讓孩子直接獲取香港身份,以及享有一系列權利、福利和保障。由於這個群體人數龐大,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引起香港各界嚴重關注大陸「雙非嬰兒」問題,並研討對應政策。在香港尚未研究出對應政策之時,「雙非嬰兒」已經成為加拿大華文媒體和主流輿論的熱門話題,並很可能促成加拿大修改法律,防止來自中國大陸的「雙非嬰兒」潮演變成更大的社會問題。

 

  「雙非嬰兒」湧入加拿大

 

  加拿大溫哥華地區近年出現一些為中國大陸孕婦服務的「月子中心」,接待到加拿大待產的孕婦。這些月子中心的生意很紅火,而且收費不菲。當地的醫療機構也證實,沒有加拿大醫療保險的孕婦最近大增,她們多說普通話、自費看醫生、自費住院產子。

 

  加拿大媒體報道說,前來加拿大的雙非孕婦大多是經過周密計劃的。他們通過中介公司從中運作,協助辦理觀光或學生簽證抵達加拿大。中介公司教唆孕婦在懷孕六、七個月,肚子還沒有大到無法遮掩時就到加拿大。有些沒有家人或親屬陪同的孕婦,就住進月子中心待產。

 

  大溫哥華地區的一些月子中心表示,近來生意應接不暇,往往需要提前六到八個月預約。

 

  專門辦理孕婦來加生產的中介公司介紹說,到香港去的雙非孕婦多半是中國大陸的中產階層;而到加拿大的雙非孕婦則是更富有的階層。她們不願意到香港去,嫌那裡過於擁擠,而且經常受講廣東話的香港人歧視。加拿大不但社會福利更好,在加拿大不會受氣,而且加拿大空氣好、環境好、社會秩序好。

 

  有中介公司透露,辦理中國大陸孕婦到加拿大溫哥華生孩子已經非常專業化,是一條龍服務。收費則是按照孕婦在加拿大需要居住的時間長短和需要提供的服務來計算的。例如,孕婦從待產到生完小孩,再包括生產後的保養,如果需要入住月子中心六個月,那麼從申請簽證、協助就醫及回到月子中心坐月子,約需加幣二萬到二點五萬元之間。當然其中不包括約需五千到八千元加幣的住院費用和數千元的就醫檢查費用。

 

  加拿大溫哥華地區的月子中心近來還出現了為中國富豪雙非孕婦提供的超豪華服務。有月子中心設立在幾百萬元的豪宅內,備有豪華專車接送雙非孕婦,並提供陪同就醫等貼身的護理服務。這種月子中心每個房間的月租高達六千元加幣,相當於住在五星級酒店。

 

  加國社會制度和福利是吸引力

 

  加拿大移民部表示,已經注意到一些中國的中介公司,在協助孕婦到加拿大產子的廣告中大力推介加拿大的福利,廣告上充滿介紹「牛奶金」、「免費教育」的內容。有些廣告並明文指出「寶寶以後還可給父母申請綠卡」等。

 

  中介公司宣傳說:加拿大政府每個月給孩子牛奶補助金,從孩子一出生就可以領取,直至十八歲成人;孩子在加拿大可以接受十二年的免費教育;孩子滿兩周歲時,就有資格申請父母移民。

 

  加拿大政府規定,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難民申請者等,在加拿大生孩子,可以為孩子申請領取加拿大的兒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Tax Benefit)俗稱「牛奶金」。不過申領「牛奶金」也有一些要求,例如,需要在加拿大居住十八個月以上,按時繳稅,孩子和父母同住。另外,孩子在加拿大接受免費教育也有相關的規定,孩子父母至少一方或指定的監護人,必須具有當地居民證明文件。加拿大政府對這類監護人也有一定的要求,不是單由父母委託人就可以了。而且,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要申請父母移民,必須年滿十八歲,居住在加拿大,能夠提供至少過去十二個月的收入報表,滿足最低年薪要求等。

 

  雙非嬰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也許是由於香港政府擬收緊相關政策,促使大批中國孕婦到加拿大產子,以讓孩子自動取得加拿大公民身份,並享有加拿大公民應有的一系列權利、福利和保障。

 

  加拿大聯邦移民部長康尼日前在新聞發佈會上指出,「世界上的主要國家,只剩下加拿大和美國目前還讓在該國出生的非居民子女自動取得國籍。而多年前採取相同做法的英國及澳洲,早已不再像加拿大這麼慷慨。如果有越來越多的遊客到加拿大生下嬰兒後離去,以圖自動獲得公民資格,加拿大有可能在年底前修改《公民法》的有關條例,杜絕這類事件」。

 

  康尼說,中國雖然不是加拿大「雙非嬰兒」的唯一國家,但是中國中介公司的不實宣傳使得情況正在惡化。他還證實,加拿大蒙特利爾有醫院投訴,有來自中國的旅客在醫院生下嬰兒,取得加拿大國籍後就失去蹤影,連醫療費也沒有支付,醫院無從追討。只是這類情況目前還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

 

  他提醒那些以旅遊名義入境加拿大,但真正目的是要在加拿大生下孩子,以取得加拿大公民身份的外國孕婦,這樣的行為違反加拿大《移民法》的有關規定,一旦被發現,其簽證將被取消,會被要求立即離境。他說,加拿大《公民法》的修法方向,將包括限制父母至少一方必須是公民或永久居民,在加拿大產下的子女才能取得加拿大國籍。他說,《公民法》修改細節最快將在年底前完成,計劃在明年通過國會審查,然後付諸實施。

 

  雙非嬰潮背後的中國危局

 

  這些雙非孕婦蜂擁到香港、加拿大,以及美國,從表面上看,不過是中國人的務實、機巧、自私和佔便宜,但從深層分析,會看到事件折射出可悲的中國社會現實。

 

  這些雙非孕婦不是中共高官家屬。中共高官有更多權勢、金錢、手段、門路,他們的家屬早就懷揣好幾本外國護照了。這些雙非孕婦也不是中國社會底層人民,底層人民沒有足夠的金錢和辦法。這些雙非孕婦主要來自中國的中產階層。二十多年來,許多人期待所謂的中產階層的壯大能夠給中國帶來民主化,可是現在中產階層也在紛紛讓自己的妻子懷著孩子躲到海外生下來,讓子孫後代永遠成為外國人。

 

  雙非嬰兒潮說明:不僅是高層權貴在紛紛轉移資產背棄中國,也不僅僅是底層民眾在紛紛非法偷渡逃離中國;在中國有些錢、有些地位、有些權力、有些自由度的中產階層,也對中共政權失去信心,靠子孫給自己鋪條後路。

 

  由於中國大量官員、富豪、各界名流都拿著外國護照,或子女都成了外國公民,試問,中共的兩會和十八大,許多代表是外國人或外國人的父母,他們怎麼會為中國人著想?

 

  中國人想方設法要把孩子生在加拿大,不如努力將中國建設成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