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遇中共黑客的經歷

 

唐肆啼

  黑客在我們電腦中安裝木馬

 

  作為用中文寫作、熱愛言論自由的異議作家,我們很自然都是中共黑客的目標。互聯網是我們自由言論的工具和場所,但是同時也是獨裁者秘密監控我們的工具。我相信大部分會員都有被黑客攻擊的經驗。為了保護信息安全,我希望跟大家交流經驗,因此先寫自己經驗,拋磚引玉:

 

  二○○九年的冬天,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趙達功被國保逮捕拘留了,他所有的電腦設備全被沒收。我擔心了好多天,但是除了參與國際特赦組織緊急寫信行動,我什麼都做不了。然後就像他突然被抓一樣,他突然被釋放了。我對整件事情好奇不已,但是聯繫不到他。所以當我收到他的一封郵件,郵件內容是一個鏈接並說明該鏈接是他的博客,博客述說了他被捕的整件事情,我情不自禁地點擊了鏈接,結果什麼博文都沒有。我看了cc字段,有很多郵箱地址,好像他發給他所有的朋友。我感覺有點奇怪,但是我當時用的AGV消毒軟件沒有警告我共產黨黑客正在我的電腦安裝了木馬。

 

  幾天後他的另外一個朋友發來郵件告訴我要對我的電腦進行木馬篩查。原來中國警方搶佔了趙的郵箱後,把他的電腦移交給黑客,然後黑客給他郵件列表中的所有人發了這個虛假鏈接,很多點擊的人電腦中了木馬病毒。

 

  我馬上刪除了木馬,但是我的電腦已經被控制了兩天,沒法知道黑客偷了哪些信息,我心裡很不舒服,就像家裡被小偷侵略一樣有恐懼感,草木皆兵。怎麼辦?

 

  首先我跟一些被監控的朋友交流經驗。他們態度不一樣,有的說他沒有秘密,所以他們想看我的郵箱就看,有的想盡可能保護信息安全,提高黑客監控的成本。我屬於後者,雖然我沒有什麼秘密,雖然我經常使用互聯網公開我對共產黨的意見,但是我還是很介意未經許可看我的郵箱。

 

  知識就是權利,所以中共一邊封鎖大量對他們不利信息,一邊挖掘我們私人信息,準備進行對我們不利的事,如果我們因此閉嘴,他們便成功了。他們希望我們活在恐懼中。他們顛覆了互聯網給人類帶來的好處,把一個透明公開的言論平台變成黑暗恐懼的地方。這是邪惡和善良的較量。

 

  對付黑客的手段

 

  我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害怕被監控。我認為沒有絕對的信息安全,但是希望提高黑客監控我的成本。有一些簡單的手段:

 

  用長的密碼最好是二十字尾以上,經常改。聊天時候,到關鍵時刻關掉手機,拿掉電池免得手機變成竊聽器。小心打開鏈接,下載軟件,上網用VPN。瀏覽器則用谷歌Chrome最安全。台式機不用盜版的windows,即時更新AdobePDF,java等經常出安全問題的軟件,安裝補丁。更安全是不用windows,用Linux,或者MacOSi,都比Windows安全。qq等大陸軟件是監控器,不要用。郵箱用gmail,郵件不是絕對安全,但是破解需要時間。用Skype的話,不要用國內(Tom)的版本。考慮用cryptocat等軟件,無聊天紀錄軟件。網絡聊天避免敏感詞,用比喻,譬如中共可以寫走狗等等,就像微博的網友經常做。文字也可以改成圖片。

 

 

(作者為獨立中文筆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