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佛國變殺場

──追憶達賴喇嘛五點和平方案三十周年

丁一夫

  最近,在中印邊境上,雙方軍隊出現了對峙和零星衝突事件,兩國國內都出現了中印必有一戰的說法,這種氣氛酷似一九六二年中印邊境戰爭前的一系列事件。這一次會有戰事發生嗎?以後呢?中印兩個世界上人口最龐大的國家之間,誰敢保證決不會發生戰爭?

 

  無論過去和將來,中印邊界的軍事衝突,都是在西藏的土地上展開的人類互相殺戮。二○一七年是達賴喇嘛提出五點和平方案三十周年,我們應該再次回顧西藏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是怎麼倡導的。

 

  將西藏轉型為和平區

 

  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一日,達賴喇嘛在美國國會人權小組上,首次提出了五點和平方案,其中第一條就是「將整個西藏轉型成為和平地區」。

 

  達賴喇嘛對此解釋說,「我建議將整個西藏,包括東部的康和安多地區在內,轉型成為『阿含沙區(Ahimsa)』,這在印度語的意思就是一種和平而沒有暴力的境界。」

 

  他引證了印度語中Ahimsa這個概念,顯示他的這一提議是基於他的佛教哲理和理想境界,即人人和平相處而沒有殺戮,護佑天下有情眾生的佛國理想。具體而言,達賴喇嘛建議中國將軍隊和軍事設施,特別是核武器和核設施從西藏撤走,同時通過國際協議和國際監督使印度將其在臨近西藏的喜馬拉雅地區的軍隊撤走。喜馬拉雅的另一個國家尼泊爾已經宣佈成為和平區,達賴喇嘛的提議將使整個喜馬拉雅和青藏高原成為沒有軍事集結,將武裝衝突可能性降到最低,消除核戰爭、核污染和戰爭對環境破壞的威脅,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的佛國樂土。

 

  達賴喇嘛的這一主張,外人看來似乎帶有烏托邦色彩,過於一廂情願。提出這一主張的達賴喇嘛,是一個失去家園而被迫在他鄉流亡的佛教僧人。但是,我們不要忘記,直到提出這一和平方案的一九八七年,達賴喇嘛這一名號本身,還是西藏這個曾經的高原王國的國王,是西藏和甘青川滇藏區人民,包括喜馬拉雅地區各族人民的政教領袖。對喜馬拉雅各國邊境地區的歷史和未來前景,達賴喇嘛是最有發言權的。

 

  喜馬拉雅一向是和平邊境

 

  達賴喇嘛對和平地區的倡議作了簡單的歷史論證。他說,「從歷史上看,中國和印度之間的關係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問題。只有在中共軍隊進入西藏,首度製造一個共同國界以後,雙方關係才開始緊張,並於最後導致一九六二年的戰爭,之後無數危險的事件不斷發生。世界上兩個人口最眾多的國家如果要恢復良好的關係,就要像他們在歷史上一樣的,由一個大型而友好的緩衝區分開。」

 

  華夏文明和印度文明,都是歷史悠久的古老文明,又都是人口繁盛而農業發達的文明。兩大文明毗鄰而居,中土的佛教是從印度傳入的,歷史上有絲綢之路的交往,有中土僧侶如膾炙人口的唐僧西天取經。兩千年來,中土各朝代和周邊所有其他民族都發生過戰爭形式的關係,曾經征服他人,也曾被他人入侵和征服。但是中印兩大文明之間幾千年來從未發生過戰爭,這是為什麼?

 

  因為,正如達賴喇嘛所指出的,中印兩大文明之間,歷史上並不接壤,它們之間有一個大型而友好的緩衝區分開,這個緩衝區,就是西藏王國。

 

  自從佛教引入西藏,西藏就成為全民信教的雪域佛國,而西藏對待國土和臣民的「政治方針」是佛教的慈悲心理,是以慈悲服人。西藏和周邊國家之間,都有天然屏障阻隔和衛護,和中土政權之間是青藏高原,和印度次大陸之間隔著喜馬拉雅山,藏傳佛教來自於印度,特別是那蘭陀學院傳統。西藏的佛教也向周邊地區傳播,喜馬拉雅山裡有很多信奉藏傳佛教的村莊和部落,包括在印度一側。在甘青川滇四省的漢藏交界地區,也有不少藏傳佛教的寺院和信眾,包括漢人。直到中共入藏並佔領和改造西藏之前,和印度、尼泊爾、不丹、錫金等國接壤的西藏喜馬拉雅地區,實行的都是和平邊境,邊境線上沒有駐軍,人民自由過境來往。

 

  歷史上的藏印邊境問題

 

  歷史上的中國和印度既然不接壤,也就沒有邊境問題。和印度接壤並在二十世紀初產生邊境問題的是西藏,而那時候的西藏是藏人自己的國家,不是中國政府下屬的一個省。首先提出要和西藏劃分邊境線的是英印政府,其國際背景是英帝國和俄羅斯帝國在中亞及南亞爭奪勢力範圍,由此發生了一九○四年的榮赫鵬入侵西藏,以及一九一四年為劃分西藏和印度、西藏和中國的界線而召開的西姆拉會議。

 

  在西姆拉會議上,提出了後來著名的麥克馬洪線。中國的北洋政府代表陳貽范在草簽之後接受本國政府指示拒絕正式簽字,於是只有西藏政府代表和英印政府代表簽署了以麥克馬洪線為附件的協議。中國政府代表之所以拒絕簽字,並不是因為不認同劃分藏印邊界的麥克馬洪線,而是不同意所謂內外藏和內藏與中國的邊界劃分。印藏邊界的劃分,根本就不在中國北洋政府代表的職責範圍內。

 

  西姆拉會議之後,事實上並沒有影響藏印邊界地區的既成狀況,那裡仍然是和平邊界,地圖上的麥克馬洪線幾乎已被人遺忘。正如達賴喇嘛指出的,邊界問題是中共入藏並佔領西藏之後,藏印邊界變成中印邊界之後才產生的。事實上,中共在奪取政權的二十八年中,並沒有把西藏視為中國革命的一部分,從沒有試圖在西藏展開革命活動。按照共產國際的部署,中國革命和西藏革命歸屬共產國際的不同部門領導。一九五六年周恩來在印度和尼赫魯密談時承認,中共以前對邊境問題和麥克馬洪線並不瞭解,但是周恩來向尼赫魯承諾,中國政府會承認麥克馬洪線。

 

  達賴喇嘛的和平建議

 

  直到一九五六年,共同做著亞洲崛起夢的中印兩國首腦處於蜜月期,但是政治制度和理念的衝突必定使兩國隨後分道揚鑣漸行漸遠。中國政府強烈宣佈不承認麥克馬洪線,理由是北洋政府代表陳貽范沒有簽字,中國政府避而不談西藏政府代表在西姆拉會議簽字的有效性。但是,印度的北方邊境實際控制線卻在半個多世紀裡已經成形,和麥線基本一致。

 

  從歷史和長遠來說,中印兩個人口大國沒有發生過大戰,因為誰都無法通過戰爭從對方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更談不上誰能滅得了誰。一九六二年的中印戰爭,和將來可能的局部戰爭,其實都不是為了領土歸屬的「糾錯」,歷史和現狀,麥克馬洪線和實際控制線,已經說明領土問題大局已定。毛澤東在一九六二年戰爭前幾年就說要跟印度「算賬」,他要算的並不是領土賬。未來中印之間的戰爭,對雙方都不可能有建設性的結果,只是人民生命的白白損失。

 

  達賴喇嘛精深佛教哲理,他看到了這一切,看到了戰爭的荒謬和殘酷,看到了高原佛國永久和平的理想與可能性。三十年前,他向國際社會提出了西藏和平區的方案,但願中印雙方的政治家與民眾不要在無意義的殺戮之後,在殺敵八百自傷一千的所謂勝利或失敗之後,才被迫看懂這一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