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考察打撈信史

(大陸)黃一龍

  政治家關心「歷史」及其虛無

 

  人類歷史乃是因果關係不斷遞進的過程:前因導致後果,後果更為更後之果的前因。人們對於歷史的記憶,大體也是循著這條路線前進,先遠後近:三皇五帝禹湯文武秦漢魏晉唐宋元明清。至於歷史研究,看來也是順著這個方向,先因後果,順著原因找結果。翻翻我們的教科書和通史乃至斷代史,大體如此。

 

  也有根據後果去查找原因的,這就是所謂對歷史的「逆向考察」了。既然所有現實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都有其歷史的原因,那麼手握扎扎實實的「後果」,去追尋它是由於同樣扎實的什麼歷史事實造成的,自然也是研究歷史的一條路徑。人們說,這是和前一路徑方向相反但效果一致的路徑。

 

  從道理上講,兩種方法「效果一致」該無問題,如果歷史僅僅是歷史學家的研究對象的話。可是和很多社會科學(和社會非科學)一樣,它的結論是有社會效果的,這就和那些與學者同樣甚至更加關心「社會」問題的政治家攪在一起了。政治家對於某些歷史問題的關心,遠遠勝於歷史學家,要是那些問題就是他的政權他的黨派的歷史的話,其結果則是近年來到處聽到的驚呼或斥責歷史被「虛無」了。歷史作為某時某地已經發生的「事實」,顯然沒有虛無成「並未發生」的可能,倒是政治家們的遮遮掩掩虛虛實實的攪和,導致歷史「敘述」的嚴重失真。而衡諸上述兩種歷史研究的方向,這種虛實遮掩的作業,倒多係借重於順向而絕對排斥逆向考察的。請試證之。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至今近七十年的歷史,有一段經典的敘述,其敘述就是順向的:

 

  歪曲歷史,極大地影響現實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我國社會逐步實現了由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過渡。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已經完成,人剝削人的制度已經消滅,社會主義制度已經確立。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即無產階級專政,得到鞏固和發展。中國人民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勝了帝國主義、霸權主義的侵略、破壞和武裝挑釁,維護了國家的獨立和安全,增強了國防。經濟建設取得了重大的成就,獨立的、比較完整的社會主義工業體系已經基本形成,農業生產顯著提高。教育、科學、文化等事業有了很大的發展,社會主義思想教育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廣大人民的生活有了較大的改善。

 

  這段見於現行憲法的敘述,也是大陸各種當代歷史包括中共黨史著作的共同順序:先給一個當代中國歷史進程的總原因,即新政權新專政的建立。由此產生社會改造遞進、民族地位上升、經濟文化發展、人民生活改善的如意結果。說它如「意」,乃是如在朝執政的政治家們之意,因為他們「執政的合法性」須從也只有從這裡取得。可是它是否如「實」,歷史學者和這段歷史的參與者就未必承認了。例如其中的「社會主義制度已經確立」,其標準乃是「私有制」(以及「人剝削人的制度」)已經消滅。這顯然離現實太遠了,但是「保衛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依然是現行刑法的根本目標,是否「反黨反社會主義」仍是鑒別是否「敵我矛盾」的根本準則。也就是說,人們可以因為觸犯毫無蹤影的「社會主義制度」而犯罪。這就說明,「順向考察」歷史,不僅可以歪曲歷史,而且可能極大地影響現實呢。

 

  虛無歷史的當政者總是斥責信史

 

  由此可以發現,對於歷史因果關係的順向或者逆向考察,確有一個重大區別:從邏輯上看,一個因可能導致若干果乃至無限果,但那尚是存在於邏輯推理的「可能性」,有的或很多可能性並未成為現實,能否實現決定於後來的實踐。馬克思講消滅私有制就會實現共產主義,那算推理上的可能性之一吧,可是它在實踐中冒出了個不事生產專收稅負的「司庫」階級,普天之下莫非公土,率土之濱莫非黨權,非私有即公有化了的社會財富通通進入司庫人的荷包裡,共產主義就變成了權錢交易,「廣大人民的生活」和司庫人的腐敗就成了冰火天地。但是,那些司庫人恰恰就是最關心歷史的政治家,在他們關心下寫出的中國當代歷史就是上引的那個「順向」的樣子,把如他們意的「可能性」當成已然的現實。而逆向考察呢,任何已成的結果,總有歷史上確實存在的原因,不容任何人去臆造,因而一定是真實的。例如今天剛到的消息說,上半年國家查處貪污涉案金額超過千萬元的村幹部案不過二十二起,金額就達五十二億元,其中一人超過五億,六人超過二億。據此推算,全國七十萬個行政村(村以上的直到正副國級就不用說了,你知道的)裡,「廣大人民的生活」須要為這無所不在的鉅額貪腐支付多少成本呢?繼一年前甘肅農民楊改蘭因她家在全國七千餘萬分之一的「低保」(最低生活保障)身份被官家取消,殺死四個孩子並夫妻自殺以減輕國家負擔後,昨天河南又有一位農民女兒在街上舉著「好心人,把我買了吧!」的牌子自力賣身為病危的爸爸籌集醫療費。與這些曠古的悲劇上演同時,朝廷的司庫官員們正在大方地向全球撒錢六萬億(包括嬰兒在內的國民人均負擔四千三百七十八點二八元),優雅地推行其「和平、繁榮、開放、創新、文明」的「一帶一路」!我們根據這種不可思議的「結果」,逆向追問它的原因,還不能清清楚楚地找出那個手握專政的刀把子把所有人的財產首先是土地都充公的「消滅私有制」嗎?如果我們放手實行這樣的「逆向考察」,有多少被「虛無」了的歷史真相即信史會被打撈回來啊!

 

  有趣的是,那些虛無了歷史真相的當政者們,總是斥責逆向考察撈回信史的人們搞「歷史虛無主義」而「公開醜化黨和國家的形象」;可憐這些自稱為馬克思主義者的白癡們,居然不知道,正是馬克思同志,曾以比本文更鮮明的話語,界定逆向考察歷史的科學功能。他說:

 

  「對人類生活形式的的思索,從而對它的科學分析,總是採取同實際發展相反的道路。這種思索是從事後開始的,就是說,是從發展過程的完成的結果開始的。」(《資本論》第一卷)

 

  他似乎早已預料到,他播下龍種以後的衍生物們往往不敢正視其自製的「發展過程的完成的結果」,更不敢追問它們的原因啊。

 

二○一七年八月一日於不設防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