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師談中共政權滅亡

付振川

  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筆者通過網絡對目前仍被當局監視在陝西省榆林小石板橋村?洞的高智晟律師連續三天進行採訪,話題範圍涵蓋大家目前最關心的熱點問題。在徵求高律師同意後,整理出一萬四千字,因《動向》雜誌的篇幅限制,現摘要發表如下。

 

  採訪者:付振川,受訪者:高智晟。以下採訪者簡稱:付,受訪者簡稱:高。

 

  時間:二○一七年五月十九日~六月二十七日(分三次進行)

 

  付:您好!是高律師嗎?

 

  高:您好,謝謝!是的,是真品,而非珍品。

 

  付:很多人都關心您的「二○一七共產黨會滅亡」的預言,實際上包括很多的共產黨的人。現在二○一七年時間過去已經半年了,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您不擔心預言會落空嗎?

 

  高:我的信心滿滿,中共二○一七年必會敗亡。這不是我的預言,是我於偉大上帝全能的見證,感恩上帝無與倫比的愛,這是我莫大的榮耀!即便至今年的最後一天,我對上帝於今年拯救中國的信心不會有纖毫的動搖懷疑,千真萬確的就在今年。請朋友們留心,全球共產主義政權崩亡時間全在下半年發生的。

 

  我的神對我日常的關愛常讓我的靈魂震動不已,有時又誠惶誠恐,不是不信,總覺得自己不配。神的無限神聖、獨一無二的至高尊貴,卻全天候和我這樣一個卑微生命在一起,真的是不配又不敢當!

 

  付:的確是很神奇。可絕大部分人眼裡看見的只是共產黨很強大,有那麼多軍隊和警察,感覺中國人永遠推翻不了它的。

 

  高:那不是事實的全部,那是心靈和見識窄狹、蔽陋及僵化的必然結果。有這種認識狀態者還大多自以為是,認為自己的認識才更接近真理,一種可怕的至病態的固執己見,而這在中國卻很普遍,即使是境外那群共產黨的反對者中,你留意一下他們的文字、言論,中共的強大被描述的栩栩如生。他們總把中國共產主義的生滅規律放置在縱向的中國歷史興替現象裡,忘了它是橫向的世界共產主義生滅規律的一部分。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全球共產主義政權一律的擅長操控軍隊而長於對人民私權利的窒息性管控,而它們現在在哪裡!它們一律的滅亡於一個看似偶發的非暴力事件中,一律的都在滅亡前掌控著一支強大的軍隊、及龐大而冷酷的警察機器,它們現在在哪裡!看看全球所有共產主義政權的滅亡過程,沒有一個共產黨政權是被人民用硬暴力打倒的,只是這種觀點論者的觀察及思想所不及而已。

 

  習負有上天使命:滅亡中共

 

  付:高律師,現在我想和您討論一下習近平可以嗎?

 

  高:不大願意在他身上浪費心思,惟願能概略些。……回答這個問題既很簡單,又很複雜。從宗教角度論則很簡單:習上台後的許多做法令人目瞪口呆,更有許多做法不僅倒行逆施,而且完全與時代及人類常識脫節,這是一種顯明的邪靈趨使現象。習同樣是負有上天使命的,那就是滅亡中共,這點使命竟神奇地與我們這些人的使命同,惟途殊耳。人類群體裡常有許多有趣現象,賊狂奔於前,警狂奔於後,他們奔向則同,而所以奔向同則大不同。習以一切喪失人類感情的保黨手段將黨帶入墳墓是他無力回天的使命,迄今為止他的角色無有纖毫差離,這是我當下對他唯一的「肯定」。說它複雜,則在於對於歷史趨向,尤其是重大歷史節點的把脈,是一個涉及頗複雜的宗教、哲學、歷史、現實等諸思想及見識的激蕩、折衷的結果,囿於篇幅,於這裡是無望述清了。從人倫感情角度論,我同情習,慶倖自己不是他,他是一個大悲劇的主角色,但不是不能改變。神永不阻止人棄罪就善,這是能絕對結論的。習先生目前已顯明了的人性底色,定義著他正雷打不動的瘋狂奔向悲劇的終點,悲劇總不是好事,我甚不願見之!人各有志,既有了雷打不動的決絕的赴死態度,那情形就變得簡單起來,大家各走一邊。

 

  付:現在有很多說法,很多人說許多壞事都不是他幹的,都是別人抹黑他,不知道您怎麼看這種現象?

 

  高:這種說法極其荒謬,與近五年來已顯明了的事實邏輯謬悖何止千里?這對習本人也是一種莫大的侮辱。這種荒謬邏輯成立的唯一前提是:習是個與木偶無異的窩囊廢,任惡人們恣意摶捏是他日常的全部事業,至少他是個慈善無比的孱主。不僅我看不大像,習本人也不會同意的。「竟無一人是男兒」這句譏笑蘇共當年垮台過程中不向人民開槍的話,「黨媒姓黨」、「握緊司法刀把子」這些昏話,豈是別人逼他說出的!

 

  付:您如何看習近平他們反腐敗?

 

  高:恕我直言不諱,認為中共真能反腐敗的人只是兩類,一類是實在的糊塗者,另一類則是實在的騙子。腐敗,是中共集團今天能苟活的全部原因和結果;腐敗,是已盡喪靈性的腐敗分子們全部的趨動力和凝聚力所在;腐敗,成就著所有腐敗分子的升遷,升遷成就著腐敗靈魂們更大的腐敗;腐敗,還有一個大作用;腐敗分子反腐敗,不僅可窒息扼死異己腐敗分子,更能為打倒異己腐敗分子的、更其兇悍的腐敗分子贏得喝彩,為腐敗政權贏得苟存能量。

 

  唯一出路即是體制外維權

 

  付:您怎麼看近幾年裡國內維權現狀?

 

  高:維權是個極寬泛的概念,能發生在人類的任何群體裡。今天中國的維權,或是我們這裡所言及的維權,則專指對中共暴政侵犯人類基本權利的反抗或防衛。

 

  關於維權,二○一五年六月份,我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認為:今天的中國,在法律範圍內的維權是對維權的反動,因為它的法律本身是非法的和反人權的。法律範圍內的維權我嘗試過,它本質上是以承認制度的合法性為前提,客觀上是在作維護制度秩序基本功,可流氓政權不接受。這種體制內的維權不被允許,被蠻橫指斥為擾亂社會秩序乃至顛覆國家政權,那麼邏輯的指向就再清楚不過了:政權本身的非法及反人權性。而邏輯另一端的唯一出路即是體制外維權,除非甘願永被中共流氓們踏在腳下。這幾年國內反暴政維權形勢發展很快,這是我與那悲觀者認識的不同。從人民覺醒的徹底性、規模性、基礎性、普遍性、尤其是在普遍性和迅速性方面,五年來超過了歷史的任何時期,這是習近平五年裡對中國歷史發展進程的最大「貢獻」。這是任何一個有耳、有眼及有心的中國人都不難得出這種判識的,普遍的人心向背已經完成,這是誰也無力回天的現實。

 

  付:您與國內那些維權人士聯繫多麼?

 

  高:幾成完全隔離狀態。

 

  付:啊!是因為您現在的處境嗎?

 

  高:是,又不完全是。

 

  付:可以說說嗎?

 

  高:幾無積極意義,不說更適宜些。

 

  付:如果您沒有什麼不方便的話,我還是很感興趣的。

 

  高:大家已變得很陌生了,不是因為距離,不是因為我被軟禁。舉兩個例子。去年下半年開始我醞釀著書寫《二○一六年中國的人權報告》,這需要一群人協作,我找過一群知名的人權律師,但百分之百碰了壁。這很讓我吃驚不少,署名則一律不願意,不署名則一律不肯合作。這件事對我有了點意外打擊,使我意識到維權情形已大不同以往了。另一面,這件事亦解放了我,斬斷了我對與他們合力搏擊的幻想,自己出擊,實實在在。第二個例子是我去年接了些訪民對人權律師的舉報材料,寫了《揭露罪惡是我的立場》,我向幾個知名律師徵詢過相關問題,我又得了點小挫折。百分之百的不關心問題本身,而一律的要求「高律您可千萬得顧全大局」。而我從此便多事矣。包括海外不少面孔也加入了阻止行列,我失敗矣!

 

  付:啊,您有沒有覺得自己很孤單,我是說人際方面?

 

  高:不。我罕有的主動尋求與人合作是對的,這是個例外,這失敗更證明了我向來的單打獨鬥是正確的。

 

  付:請原諒我說話過於隨便,人怎麼可以不與其他人合作呢?

 

  高:「請原諒我說話過於隨便」,您怎麼可以得出如此悖離實際的認識呢?您稍微回觀下我過去的軌跡,是不難釋然您的這個認識的。我足不出戶,而最近的三件大事,《二○一七年,起來中國》、《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及其制憲思想記錄》、《二○一六年中國的人權報告》書稿是怎麼出去的!往遠點說,我從未出過國,這些年在國際上普遍的關注度是怎麼成就的!耿和她們娘仨是怎麼逃離中國的,沒有善良人們於無聞裡的捨身幫助和支持,這些大事件怎麼可能成就呢?這素來是我自信和力量的基礎,我從不缺合作者,且是金子般誠實的合作者,他們沒有利害計算,沒有詭計的。

 

  付:您有沒有試著搞清楚這種現象的原因,我指的是他們不願意與您合作維權的事?

 

  高:利益,是其中的全部原因。我沒興趣更無暇問他們,但是我有向朋友交流過,朋友說出了我完全沒意外的原因。……意思是說我從不聯繫外面的基金,所以跟著我得不到一點實惠。

 

  付:您怎麼想呢?

 

  高:目瞪口呆,不是對他們的利益要求,而是對我自己的愚鈍。楚漢之爭,項羽敗給劉季豈不是因著不肯予追隨者利?!

 

  付:您對律師失望嗎?

 

  高:不。恰恰相反。

 

  付:能詳細說說嗎?

 

  高:中國律師與黑暗政治的新一輪抗戰肇起於我,這真是一個令人激動不已的有趣過程。冷酷的打壓森嚴堡壘,而一個偉大的群體就在這兇殘打壓中崛起。試看今日中共面臨來自律師的威脅與十二年前相比如何,有天壤之別,這是誰都得承認的現實。於邪惡的壓逼中,在中國的今天與明天之際,中國律師一路走來一一湧現出像唐荊陵、李和平、王全璋、謝陽、江天勇等數不清的優秀分子,事實上已成了一種完全不能再被中國黑暗勢力消滅的力量。他們要面對野蠻乃至血腥的壓迫,但絕不是被消滅,這便是中國律師死敵──中共恐怖組織亦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律師作為一個現代的意識存在僅靠著非法抓捕一批他們中的傑出者,已毫無意義了,因為它首先是作為一種現代人類社會不可或缺的文明觀念存在於絕大部分文明人的意識中。一群絕不向野蠻打壓屈服的律師的保有,決定了法治意識在許多精英分子意志中的堅立,這是未來法治中國的基石及光明的保障。他們是中國未來法治生命力的象徵,是中國未來法治生命生長的看得見的根脈且已生成了不可被拔除之勢,這已是鐵般的現實。

 

  中國法律人的黃金時代將要到來

 

  付:您的肯定令人激動,對中國未來的信心讓人興奮,對將來中國律師業前景一定信心十足吧?

 

  高:謝謝您!是的。今天那些仍身羈專制黑牢中的傑出律師們,於自身的困厄裡肩起這民族命運歷史性改變的重軛,在無底線的無恥誣衊裡、在兇殘的攻擊中孤獨地奮力前行,拓通著這民族無限的希望之路,也正拓通著一條通往無限榮耀未來中國法律人價值的時代之途,我對此充滿著無限的信心,從不懷疑的。二○一七年後中國將徹底的、歷史性的迎來法律人的黃金時代,這一點無論怎樣誇張地展望亦不為過。隨著國家民主憲政制度及獨立司法制度的建立,隨著城市的發展和商業交流頻率及經濟的增長,隨著法律調整社會關係的頻率及功能的飛躍性增長,在一個新生的迅速成長著的國家裡,同樣會迅速成長的是人們的對法律服務的普遍而迫切的需求。年輕的後起之秀們、未來中國律師業的新銳們將在法治中國社會裡如魚得水,伴隨國家的法治進步一路生長。但這一天的到來還需走過一段黑暗甚至具體犧牲路,這需要我們部分個體的擔當,每個中國律師正處在歷史的考驗與撿選中。

 

  付:是的,中國法律人一定會迎來一個大好的時代是誰也不應懷疑的,但這一天到來前的黑暗現實令人擔憂,您有沒有對您的同行有些忠告?

 

  高:謝謝。歷史常是一面鏡子,為明智而富有勇氣的人們提示著選擇方向。我這裡舉一著名的例子,美國的獨立戰爭使律師事業遭到重創,不是因為戰爭本身的淘汰,而是許多律師,更有許多傑出律師人物,由於堅定的抓住黑暗不放,不願意與國家和民族的光明前途站在一起,英王的統治被推翻後得了不得不逃離美國的下場,得了個人命運的毀滅性悲劇,當時馬薩諸賽州因此減少了三分之一的律師。中國的律師群體,正歷史性地處在中國黑暗與光明的交替之界,對國家歷史而言,中共恐怖組織的敗亡不過是一個具體的歷史節點耳,而於許多個人而言則可能是命運的大轉折時期──不論好或壞。托克維爾的政治哲學著作中認為,律師是一個顯明了的認識敏銳的群體,如何選擇於個人命運有益,對律師群體而言不是困難的事,便是最消極的沉默也不失為一種不壞的選擇,而真正昧卻靈性與恐怖政權合體的壞種終究是律師中的極少數人。歷史的腳步從來如是,絕大部分正向的歷史步伐會給絕大多數還保有著人性或者是保有著人的認識能力者好的處境或好的發展,而被本即無情緒表達能力的歷史毀滅性的淘汰者永遠只是極少數,但不是沒有,那是他們企圖阻卻歷史前行的必然結果,但這樣的淘汰越少越好。未來中國將會對與前非法政權合體禍害人民以及被人民具體控訴罪行的律師予處罰,直至清除出行業或刑責。

 

  付:高律師,與您聊天既令人激動,又很不讓人輕鬆,老有一種莊嚴肅穆的精神力量在裡面,催促人嚮往未來,真是要謝謝您了!

 

  「未來中國追懲反人類罪罪行」

 

  付:關於民選總統的話題,這也是我這次找您最想交流的問題,希望我們能有廣泛、全面而具體的交流。

 

  高:您將大失所望,這是我當下最沒有興趣的話題。首先,它不是當務之急,正有許多事等著我們去做;其次,這個話題暫無實際意義,順其自然,它豈能是人謀的結果!為了在中國建立,人民能夠平等、自由、自主地、一人一票選舉自己政府的政治制度,我們這些人把一切都捨上了,包括不惜捨上性命。壓倒一切的價值,是這樣的制度的到來,這是我們民族世世代代安寧和福祉的最靠得住的保證。我滿腦子想的從來沒有高大上,我想的最多的是未來努力建立起,最有利於生活中最不如意人群的國家福利機制。在整個中國社會中,建立起最有利於那些能力欠缺、能力客觀受限的,生活不如意人群的感情觀念和社會氛圍。國家必須在道義上巍峨堅立,首先對自己的人民,其次是對外的道義幫助,中國才會有好的前程。那時,誰做民選總統已不再重要了。這是我有涉這一話題當下能談的全部。謝謝!

 

  付:很感動,謝謝您,理解了,尊重您的意思。

 

  高:謝謝。

 

  付:還有一個話題是未來對前共產黨政權領導人的清算問題,可以交流一下嗎?

 

  高:您的兩個述語有誤,應該是前共產黨非法政權。「領導人的清算」應該改成是對:服務於前共產主義恐怖組織成員犯罪的審判。關於這個問題,我在《二○一七年,起來中國》書裡談了我的個人意見,二○一六年六月,我在《民主中國》刊文《未來中國追懲反人類罪罪行範圍匡算》,對之有詳盡的敘列,這裡不再贅述。

 

  付:好的,明白,謝謝!

 

  付:請問您對《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有什麼期待嗎?

 

  高:不大。這是於犧牲生命作了基礎的一部人權問責法案。我迄今為止沒能看到它的中文版傳播,這又是華人的一個醒目的欠缺。它會是一部健康的法律。自馬歇爾大法官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確實了憲法審查權力後,這種信心是可保證的。

 

  海外華人在這方面是可有大作為的,但迄今聲勢不彰。不僅不彰,間有謀動者,而對侵犯人權惡棍的篩選過於保守,甚至僵化。中共的反人權暴徒廣眾而兇殘邪惡超出人理,這在中國是一切正常人盡知的現實。華人作為糾舉者,不必以執法者的嚴苛眼光去篩選多如牛毛的惡魔般人權涉罪者,把嚴苛判斷交給執法者。

 

  現在的作法好像是在尋找稀世珍寶,容易給全世界造成一種錯覺:中共反人權惡棍實在是極少的,把價值導向了反面。這種近乎僵化的糾舉機制,竟有成了反人權惡棍的過濾性保護器之效,這是他們作夢都不敢相信的,可眼下這卻是令人匪夷所思的現實。七○九暴虐人權律師事件中,這讓多少屠戮人權的惡棍鄙視我們的愚迂,尤其是天津公安鷹犬們,這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在中國,囂張不羈而駭人聽聞的暴虐人權事件天天不絕於耳,何以糾舉反人權官員時竟如此艱難?大惑不解!

 

  付:是的,高律師,您這麼一說,我也覺得的確是這種現狀。謝謝您!

 

  高:交流是一種互學過程,不必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