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的香港高鐵騙局

林 忌

  欺騙通過高鐵,醜惡之極

 

  香港特區政府多年來聲稱興建「廣深港高鐵」不一定要一地兩檢,八年來一直以此說法,去否定反對興建者說「違反基本法」的質疑。然而特區政府卻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全面改口欺騙香港市民;從一定要建高鐵,到在各方面欺騙市民,說明特區政府已經淪為中共的傀儡政府,所謂「一國兩制」,早已名存實亡。

 

  回到二○○九年十二月,當時特區政府在立法會爭取議員支持興建高鐵,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向立法會保證:「即使沒有一地兩檢,不等如沒有高速」,去回應議員「沒有一地兩檢,會怎樣影響高鐵效率」的提問。然而八年後的二○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卻說,「沒有一地兩檢香港會被邊緣化」;前任局長的港鐵主席馬時亨則說:「高鐵不能沒有一地兩檢,否則香港站沒有意思」、「一地兩檢若不通過每月浪費八千萬」、「無一地兩檢市民將無車搭」,這種前後完全矛盾相反的言論,證明政府是處心積慮通過高鐵,然後再以強盜邏輯,強迫市民支持其割地的一地兩檢方案。

 

  二○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於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上,斬釘截鐵地聲稱:「處理『一地兩檢』時候,係唔會令香港特區範圍內的土地突然之間無?,呢個係好清楚,我希望唔會有任何誤會」;然而只不過兩年不到,再次連任律政司司長的袁國強,竟於二○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在記者招待會中提出把香港的土地「租」給中國大陸,變相成為中國的租界──「處理一地兩檢時,此區域被視屬香港特區區域範圍之外」,不行香港法律,而改行中國法律。這種經歷過銅鑼灣書店綁架,以至肖建華的失?,還要在九龍的核心地區,設立一個行中國法律的租界,完全違反兩年前自己的言論,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醜惡之極。

 

  政府所簽是賣港條約

 

  一如電話騙案或傳銷騙局,政府不斷把不相關以至不可能的高鐵妄想,推銷成為必須通過高鐵以至一地兩檢的騙局;新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竟敢在立法會再次提到用高鐵連接歐洲的謊言。真相是當年所謂與中國談合作建高鐵的國家,例如印度,如今正在藏印邊境對峙;而連接歐洲必經的國家例如俄羅斯,根本從來沒有打算興建高鐵,去穿越可達零下五六十度,幾千公里無人居住的西伯利亞。今日的西伯利亞鐵路,其列車由滿洲里開去莫斯科的K19列車,要坐七日六夜;由北京經蒙古去莫斯科的K3列車,也需要六日時間;而更重要的是,十九世紀的俄國變蘇聯,再變回到俄羅斯,百多年來其國防的基本,就是故意把鐵路建築成寬軌,除前蘇聯的獨聯體國家之外,故意不和外界相連;中國要橫貫公路西伯利亞,就必須令擔心中國要「收回」其遠東地方如海參崴,防中國有如防賊的印度盟友俄國,更改過萬公里的路軌,這種妄想顯示了官員的無知,可是傳媒卻偏偏要助長這種無知。

 

  事實上所謂香港的高鐵,只是一條「廣深港高鐵」,是一條和中國大陸高鐵相連,在計算收益時則「獨立」的鐵路。但這種「獨立」又是一偽獨立,因為根本由始至終香港只在建到深圳福田的鐵路,而深圳福田往其他地方,根本可以另外獨立去計算。更荒謬的是,無論中國高鐵由蝕大錢變賺大錢,卻根本和香港無關。只要不來香港,就和香港無關,不要以為香港有份分紅──因為興建當初,特區政府已簽下一條不平等條約,即在計算興建成本時,香港段佔全段百分之八十資金作興建,在票務收入卻只能收回以距離計算的百分之二十五,完全違反任何財務安排的認知。

 

  以其他省市興建高鐵為例,如北京到上海的高鐵,就由沿線各省市合組一間「京滬高鐵投資公司」,以資金股本來計算他日的回報與收益清清楚楚:當初興建總共一千一百億股本,每一百億一份,鐵道部佔四份,沿途地方政府佔二份,工商、建設、中國銀行、全國社保以及某海外私募基金則各佔一份,總共十一份;其鐵路股權清清楚楚,皆以投入的股本決定股權,再由股權去決定將來的分紅。又另舉一例,即同樣打通香港、澳門與珠海的港珠澳大橋,亦是以三地政府合資的方式來計算股本,即香港佔六十七點五億,澳門佔十九點八億,大陸佔七十億,餘下則以貸款來處理,不會把成本與收益,一如香港高鐵般完全不成正比。

 

  暴露決策自相矛盾

 

  高鐵根本從來只有債務,而無法製造收益。全中國唯一能夠在數字遊戲上盈利的高鐵,只有上海往北京的一段;和香港相關的,如所謂全中國競爭力第一的深圳,除深圳福田連接香港這一段之外,早已在營運。特區政府當年聲稱,香港乘高鐵可以用八小時接駁北京,現實深圳開往北京的列車,卻需十小時三十八分鐘。政府當年聲稱香港乘高鐵可六小時接駁上海,現實深圳卻無任何高鐵前往上海,只有自從當年溫州高鐵追撞意外後,官方自稱不是高鐵的動車,需時由最短的十一小時四十三分鐘,到最長的十二小時十八分鐘,說明靠大陸的客源,根本不足以維持深圳到上海更高速度列車的營運。

 

  比較起飛機的速度,香港飛北京的航程最短只要三小時五分,香港飛上海最快更只要二小時十五分。在正常的情況下,飛機的高速根本令高鐵完全沒有任何競爭力。再比較兩者的價格,深圳來往北京高鐵的票價最平的二等座約為二千二百元,而香港來往北京機票連機場稅,卻只需要一千九百元,即高鐵票價竟比機票貴三百元。高鐵商務位來回竟要價六千八百,而機票則可低達五千二百元。因此任何吹噓高鐵比飛機有競爭力的說法,根本就是癡人說夢。更可笑的是特區政府在支持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時,就製作圖表指高鐵沒有競爭力;反之支持高鐵時,就說飛機沒有競爭力。當市民以高鐵運行的「實際情況」質疑,支持高鐵論者就不斷吹噓「理論上」將來高鐵可以有多快,然而當人們拿出「理論上」飛機有多快時,這些人又立即搬龍門,說空管的「實際情況」如何不堪了。

 

  高鐵由此至終都是一場騙局,不但欺騙了八百四十四億的香港公帑,更為此在西九龍核心區域建立租界,破壞香港的法治,去毀滅香港的一國兩制。可悲的是問題複雜而傳媒被中共收買,多數市民一如買了股票幻想發財的被騙者,因為騙局太大,而無法相信自己如何被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