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狼奶的美國老華人

(美國)裴毅然

  二○一六年十一月,在上海與紐約陳立群女士通電話,她鼓動我:「來吧,美國比你想像中要好。」我與陳立群結識於一九八二年浙江省政協,我剛從黑龍江大學畢業,南返回杭,分配進機關,此時,陳父的「三反」冤案剛平反,暫職省政協文史辦。因小兒麻痹症,陳立群落下腿殘,但身殘志不殘,非常積極進取的人生姿態,八十年代初就從事地下民運,很早就開始「東躲西藏」。九十年代後期赴美,現已入籍,不過,此時我並不知道她是中國民主黨副主席,王軍濤先生得力副手。

 

  二○一七年四月十日,我夫婦歷盡波折(三遭有關部門強阻),得飛西雅圖,十八日晨抵紐約。羊子女士(王若望夫人)接站,陳立群接風,再告知:如能移美,總是合算的,這兒水好空氣好、食品安全,「基本建設」遠比大陸強呵!可不,美國空氣的潔淨度可通過皮鞋檢驗:一月不擦,照樣?亮!在上海,新皮鞋上街,一星期就蓬頭垢面矣!

 

  美國整體層次遠遠高於中國,尤其政府理念、社會共識等人文基礎,遠扔中國大陸百年以上。「萬惡的美帝主義」竟成各國窮人最嚮往的「天堂」,每年至少百萬移民,還未計入非常移民。

 

  喝「狼奶」的老華人

 

  接觸幾位七旬老華人(來美二十年以上),本以為多少會有一點民主自由意識,幾個來回,大吃一驚。他們不僅五十歲以前一直喝「狼奶」,七十歲後仍奔湧「狼血」,一身紅刺,挨誰刺誰。本人深受傷害。

 

  一位七旬退休工程師,文革前大陸工科生,拙妻遠親。初次見面,搭他的車前往西點軍校,剛上他的車,僅十分鐘,還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就開口教訓我:「年輕人,要看點歷史書!」本人髮鬚皆白,六十三周歲,復旦文科博士,上海財大人文學院教授,教齡三十年,專業研究當代國史十五年以上,便問他都看過什麼史書,回答:「范文瀾的《中國通史》」。不過一本馬列色彩極濃的中共偽史,通篇「以階級鬥爭為綱」。只好告知:本人著有十本以上專著,均與二十世紀國史相關,「看過的史書要比您好像多得多」。想來,此翁該有點自知之明,不料他還自我感覺很好,大發議論──

 

  如果我是美國總統,公民選舉權將攔至三十五歲!

 

  你因政治問題逃到美國,我不同情你!你不支持共產黨,是要把國家搞亂,國家一亂,倒楣的還是老百姓。你管他什麼主義,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就行了。

 

  你的文章一定觸擊中共底線,中共已不是過去的共產黨,習近平反腐,難道不正確嗎?

 

  六四慘案,趙紫陽要負相當責任,他是總書記,要對全局負責。

 

  最近三十年是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平安時期。

 

  ……

 

  拙妻跟他掰扯起來,我則已失去與他對話的勇氣,再三暗阻拙妻不必與他「繼續」。因為,此翁不僅缺少歷史常識,邏輯亂跳,還倚老賣老,氣勢奪人,當我們是三歲小孩,缺乏對話最起碼的價值基礎與平等地位。

 

  悖謬邏輯:「夏蟲語冰」

 

  「六四」開槍,趙紫陽明明反對鎮壓(戒嚴),此翁竟要趙對鄧小平的開槍負責,理由是趙激化矛盾,導致鄧小平被迫鎮壓,不得不開槍。如此邏輯,還能聽麼?還能與他掰扯什麼?

 

  「人民能過上好日子就行了」,這個好日子不包括精神、政治,國人都還像豬一樣,餵飽就行。

 

  「最近三十年是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平安時期」,連康乾盛世長達一百二十年都不知道,還有必要為如此驕傲的史學小學生補課麼?

 

  最刺激我的──「不同情你」!認為我不該撰文觸擊中共底線,就該成為中共順奴,否則就是搞亂國家,人民敵人,被趕出來,活該!一丁點民主自由的意識都沒有,還值得我為他耗費哪怕半分鐘的時間麼?整一個「夏蟲語冰」!

 

  這批赤色老翁,如此「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竟還以喝狼奶為驕傲,以為掌握絕對真理,根本聽不進任何「不同聲音」,只要你聽他的。當你駁斥他的觀點,他的邏輯運行不下去,進入死胡同,便跳開論題,轉入另一對似乎對他有利的話題,如「習近平不行,就你行?!」他以為將我逼入死巷,不想我輕輕一笑:「你以為我沒說的了?一句話就可駁掉你:你怎麼知道我不行?又沒讓我試過!」

 

  我一向不願與人當面爭辯(尤其深層次問題),既不可能誰說服誰,只會徒傷和氣。此會兒實在憋熬不住,心裡迸出:去你媽的!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當然,也只是在心裡,沒擲語還擊他。「打人不打臉」,三十年的修行使我熬忍至下車。

 

  夜靜深思:馬列主義厲害呵!「狼奶」之效持續終身呵!害了多少代……

 

  七月十三日,劉曉波去世,紐約法拉盛一個五百人的微信群,有人發了兩張劉曉波照片與弔唁資訊,群主(七旬醫生)立即出來@那人:「本群專為中老年養生,希望你以後不要在本群談論政治。」那人竟立即回應:「下不為例!」

 

  十四日竟出現這麼兩條微博

 

  熱烈慶祝劉曉波死翹翹,願閻王把他打進十八層地獄永世不能超生,還有他全家都死翹翹,哈哈哈!要是老子執政一定要一刀一刀的凌遲死他全家!

 

  死了個漢奸,結果西方炸鍋了……笑死老夫了!

 

  看到沒有──「老夫」,也只有喝過狼奶的「老夫」,才會寫出這樣跌出人道底線的帖子!

 

  一批在美老華人,吃著拿著美國福利,卻開口閉口批判「美帝霸權主義」。實在不明白:你們既然那麼看不上美國,為什麼不捲鋪蓋回到「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懷抱」?言行如此不一,能說明你們邏輯的深刻麼?

 

  根鬚在國內

 

  這批美國老華人如此這般,根鬚自然在國內,即大陸有他們的呼應者。

 

  二○一七年七月一日,筆者大學微信群出現一帖──

 

  感慨黨的生日,祖國真心地不容易:國力要和美國比,福利要和北歐比,環境要和加拿大比,機械製造要和德國比;華為要和蘋果比,聯想要和IBM比,長城要和本田比,C919要和波音比……一個國家的製造VS全世界的高端,我不知道哪個國家建國不到七十年靠自己的努力達到中國目前的高度!不想讚美誰,不想詆毀誰,只想說一句:人無完人,事無完美!國家也是如此,有一句話說得好:中國的武器再不行也是保護你的,外國的武器再好也是揍你的!我們必須熱愛自己的祖國,祖國是有不足的地方,她還在努力追趕與彌補,每位中國人都要做到愛國、愛黨、愛人民,中國共產黨萬歲!

 

  估計是轉帖,這位轉帖者「六四」後支持開槍,嘲笑「妄議中央」的同學:

 

  有能耐你不食周粟呀?!

 

  得意、刻毒,盡浮言表。這位支持中共「六四」血腥鎮壓的同學,也已退休,喝狼奶長大的「五○後」。莫非真只有等幾代喝狼奶者自然「退出歷史舞台」,中國才可能真正迎請民主自由?

 

  不得不敬佩美國開國元勛的偉大,他們為這片新大陸奠定了如此良好的政治地基,架設了如此正確的人文起點,澤被本國,惠及全球。當美國朝著現代文明的深處挺進,我的祖國卻尚未到達人家兩百多年的起點……。

 

二○一七年八月一日法拉盛